【與老同行】 關關難過關關過

5

文/吳碧伶
騎車,是常年持之以恆的功課:看稻穗在晨曦映照下的輝煌、馳騁在空曠田間的自如、迎著細雨朝露的愉快,就是無價的趣味。此外,和古意鄉民閒話家常,粗曠的高磨菜用麻油薑炒鮮嫩可口、鄰庄誰在幫人換拉鍊、龍眼煮糯米冬天最補……「理理摳摳」的小道消息,增廣了見聞,也豐富了生命。
眼鏡嬸又在田裡忙了,好一陣子沒看見她,原來是去「換膝蓋」。之前,每天一早就會看見她身手矯健地田裡來田裡去,不只忙自己的田,甚至還應邀幫鄰田耕作,一甲地自己一手包。現在,又見她重現江湖,好不欣慰。
河堤另一邊,也做過臀骨手術的阿嬤,利用水汛期氾濫到堤岸殘留的沃土種菜,翠綠青蔬織就了整段河岸。術後休養一陣後再現身,她說患處仍隱隱作痛,但清晨依舊拄著拐杖前來關照菜園。她說,除了種菜,其他的也不會。
退化,就像一團悶著的爐火,慢火燒烤餘溫猶存。近來,感到身體靈活度稍受牽制,怠速了,先是膝蓋,做了一陣子的「喀喀族」,後來腰臀也痠疼起來,經過一番努力後才幸運好轉。
「關關難過關關過」,走在人生的路上,每個階段都有各自的問題。老化也許不可逆,但至少減緩惡化是可以努力的;頹勢也許無法迴避,但至少可以選擇跌停還是持平。生命永遠值得期待,且讓我們為自己添加柴火,神氣活現地馳騁在新的一年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