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印尼的海外投票權

25

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印尼,日前選舉總統、國會議員和省市議會代表。台灣有逾二十七萬的印尼移工,已提前三天在台灣本島與澎湖開設的三十四處投票所,按指印行使海外投票權。一名受訪移工說,不必搭飛機回國,去台北的印尼雜貨店排隊領票就能投票了;不像台灣選舉,工作在台北,卻要回台中原戶籍地才能投票。
印尼有一萬七千多座島嶼,領土從西到東跨越三個時區,又有數百個種族和語言,要在同一天讓一億九千餘萬選民,可以走進八十萬九千五百處投票所投票,是非常複雜的業務。僅運送選票等選務工具,就得動用飛機、車、船、馬、大象,有的地方還得雇人扛著票箱涉水過溪。
印尼曾由蘇哈托總統鐵腕統治三十二年,到二○○四年才有第一次總統直選,民主化進程並不長。但印尼政府沒有忘記離鄉背井赴海外移工的公民權利,分布在馬來西亞的近百萬印尼移工,和赴新加坡、香港、台灣的移工一樣,都可以在工作居留地開設的投票所提前投票。印尼駐外單位操辦選務,會向駐在國政府交涉,爭取雇主給投票假;移工如果未先上網登記,沒有接到投票通知,仍可於現場補辦手續後投票。有嫁到台灣的印尼籍配偶說,已是第三次在台灣行使家鄉的投票權。
看過台北車站附近排成長龍等候投票的印尼移工隊伍後,輿論探討,台灣何時才能實現不在籍投票、海外投票或通訊投票?台灣直選總統比印尼早八年,島內不住在戶籍地的選民,和赴大陸工作、赴美求學,乃至行腳各國具有公民權的台灣人眾多,占總選民數比例高於印尼移工,卻沒有完整遠距投票辦法,公民待遇明顯不如印尼移工。
歷年來不斷有立委、學者、政黨提案或呼籲,擴大民主基礎不只要降低投票年齡至十八歲,還要設計安全、方便的不在籍投票辦法,可提前或通訊投票。但黨政中人盤算得失,總以防弊、國安等理由,迄未做到印尼公民海外投票的水平。早先民進黨視軍公教警挺國民黨者多,緊縮不在籍投票於己黨有利;後來赴陸台民逾七十萬,甚至近百萬,民進黨更以大陸官方會耍手段,干擾他們自主投票意志,可能舞弊,而排斥通訊投票法案。
高雄市長韓國瑜訪美,赴僑社演講,呼籲僑胞明年一月回台支持對的人選;但台美隔著太平洋,旅途勞頓,若干年長體衰的公民實心餘力絀。恰如為數最多,赴陸居留的台商、台幹、台生,選季時即使航空公司加開班機,賣便宜機票,也僅有少數人能行使公民權返鄉投票。
這次印尼大選,民間快速計票判斷佐科威已連任成功,他原是家具商人,相較於對手普拉伯沃是蘇哈托女婿、軍方背景,更有平民化作風。佐科威較重視偏遠島群居民需求,演講時會用不同方言問候人民;海外印尼移工多出於非主島的寒微家庭,對他重視交通建設,致力發展工業,增加就業機會,多有好感。移工需求與佐科威施政,恰相契合。
台灣各界應正向思考,同心協力推動海外投票與通訊投票,用更周延的民意,影響政黨調整執政路線,契合民之所需。台灣青、壯兩個世代苦於高房價、低收入久矣,不少白領高知、青年學生和中小企業主,已外移謀生計,政黨既得利益者自應廣求民瘼以濟來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