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之美 就在動物身上

8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這是從飛機上看到的沙漠土地,或者一幅抽象畫?不,這是拍攝法國巴黎市文森森林內、建於一九三四年的巴黎動物園內的動物,牠們身上呈現的自然傑作。
在攝影師菲利普洛佩茲的長鏡頭下,園中的動物在特寫中,展現了特有的美麗:一個大捻角羚的角,巧妙地捲曲在頭頂;黑白斑馬的條紋,啟發了不少創意;局部看長頸鹿的格紋,也會引發不少想像。
另外,還有破裂紋的犀牛皮膚、光澤的海獅皮膚、火鶴和禿鷹的羽毛……從這些動物身上,發現大自然中不可思議、如鬼斧神工般的線條和形狀,到處充滿驚奇:
看似身批盔甲的犀牛,嘴角、耳後內側皮膚,其實細緻如人類嬰兒,可感覺體溫與肌肉跳動,飼育員到牠的肚子下搔搔癢,這龐然大物居然舒服得瞇起眼睛;有鮮明黑白條紋的斑馬,在非洲稀樹草原吃草動物(尤其是水牛和羚羊之間)特別搶眼,也似乎因此會讓斑馬更容易成為獅子的午餐。
這個「條紋之謎」,困擾了包括達爾文在內的科學家超過一個世紀,最可靠的推測、跟條紋最有關聯的因素是溫度,也就是:天氣愈熱,斑馬身上的條紋就愈多。
大捻角羚又名「大旋角羚」,公羚才有的角很大而且會呈現二圈半的扭曲,全長平均達一公尺。公羚要到半歲到一歲時,才會開始長角,約每二歲會讓角轉圈圈一次,直至六歲才扭曲完成。長頸鹿則擁有深棕至黑棕色的格紋,格紋邊邊刷淡,網紋偏白或黃,對比很明顯;網紋長頸鹿是所有亞種裡最容易辨識的,紅棕色格紋有完整稜角,網紋亮白,超級搶眼。
獨門生存方式
融入自然環境
奉獻一生於教學、書寫,深掘野性與人性、自然與文明的約翰.亞瑟.湯姆森爵士,其著作《哺乳動物們:英國博物學家的自然觀察筆記》中,讚歎松鼠嬌小的身軀與蓬鬆大尾構成了絕妙的美感平衡,棕紅毛色更賞心悅目,連看著人的眼神都討人喜歡。他也替大猩猩澄清:牠們只因不想與人衝突,凶猛其實在虛張聲勢。
不論是體型巨大如象,還是小如家鼠的生物,都各有獨門生存方式,隨著棲地的不同演化出各樣讓人類驚奇的外觀及能力。如北極熊厚實的白色毛皮不但耐極地寒冷,能完美融入其生活環境;生活在另一極端氣候地區的駱駝,則因應嚴苛環境,蹄化成適合在沙漠漫步的構造,還自己背著糧倉。
科技與自然相互影響,以新的角度、從動物身上觀察自然之美,人類應謹慎自制,切勿破壞生態運行法則。

羚羊角。圖╱法新社
羚羊角。圖╱法新社
斑馬紋。圖╱法新社
斑馬紋。圖╱法新社

犀牛皮。圖╱法新社
犀牛皮。圖╱法新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