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物思人】一絲一縷的懷念

7

文/吳芳枝
有七十多年歷史的縫衣機,是母親的遺物,造型古典厚實,在我家算古董了。縫衣機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面是車縫的機器,下面是黑色鐵架,要前後踩踏才能帶動輪子,左右兩側及中間橫板下方都有小抽屜,可放置針線雜物。
這台縫紉機是母親的嫁妝,一直放著沒用。後來家中孩子愈來愈多,為了撙節開銷,母親把大的穿不下的衣服,改一改給小的穿,有時也會到附近加工廠拿手套回來車縫,工資雖然低廉,但能多賺點錢母親就很開心。從此,縫衣機融入了我們的生活,也是母親忙碌生活的開始。
在成衣還不普遍的年代,我們身上的衣服,全都是母親自己設計、剪裁的作品。雖然她拜師學藝時間不長,但各項技巧都能融會貫通,加上熟能生巧,無論是縫製弟弟的襯衫、衣褲,還是我們的洋裝,都是既漂亮又合身,不但贏得街坊鄰居的讚美,母親對自己的手藝也更有自信。
國小時,母親有一陣子特別忙碌,家裡堆積了如山的軍服,原來,她參加了「為戰士縫征衣」的活動,母親說:「我們沒錢,那就出力吧!」愛國的精神令人敬佩。而除了縫製新衣,母親也常常替鄰居修改衣服、換拉鍊,為家裡提供了穩定的收入。她還經常參閱國外的相關書籍,抓緊流行趨勢之外,同時也提供她源源不絕的創意。
一直到上班了,我還常穿著母親縫製的衣服,因為是量身訂做,獨一無二,絕不會和別人撞衫,令同事欽羨不已,也深刻感受到「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溫暖。甚至,連我的孩子都穿過母親親手縫製的小衣裙,綿綿針線情,令人懷念。
隨著年齡漸增,母親縫製衣服時需戴上老花眼鏡,體力也不勝負荷,老舊縫衣機更不時發出「叩叩」的怪異聲響,慢慢隨著母親的衰老而功成身退了。輕輕撫摸著縫衣機在歲月裡刻下的滄桑痕跡,彷彿看見母親坐在縫紉機前,在昏黃的燈光下縫補衣服的身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