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憶往】火金姑來呷茶

8

文/陳得勝
曾於初夏至嘉義豐山輕旅行,入住的民宿主人彷彿是大自然的守護神,晚上還帶我們去溪谷觀賞螢火蟲的燈籠舞會。
哇!滿坑滿谷一片熠熠燈海,這可是最華麗夢幻的燈會。是的!清新的草木、流水與尊重大自然的人,才能在入夜後孕育出川流般傾巢而出的螢火蟲,激情放閃,只為尋覓愛侶、繁衍後代。
時光的河流,也帶我溯游回小時候。阿嬤在螢火蟲盈溢的庭院,教我們誦唱童謠:「火金姑,來呷(吃)茶,茶燒燒,來食芎(香)蕉;芎蕉冷冷,來食龍眼……」
那時,對我疼愛有加的阿嬤,常在夏夜月光映照、螢火蟲閃耀的庭院,對我們講述從收音機講古節目聽來、不知重複了多少遍的神話故事:牛郎織女、七仙女、孫悟空大鬧天宮……也教我們誦唱了不知多少回的相同童謠,我仍樂此不疲。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這首〈火金姑來呷茶〉。
那時,每當螢火蟲成群結隊提著一盞盞「燈籠」,飛過稻田、樹林、河渠……流淌至整個庭院,甚而飛入屋內拜訪,阿嬤就會和我們一起誦唱這首童謠,還告訴我們:公的螢火蟲特別亮,因為要吸引母螢火蟲的青睞,這是一場螢火蟲的相親、求婚和喜宴。
只是,璀璨的螢火蟲歲月過了沒幾年,阿嬤變得更衰老了,再也沒力氣講故事、唱童謠給我們聽,成天躺在床上不說話,也不想吃東西。醫生說,阿嬤已如風中殘燭。
某個夏夜,我和姐姐捕捉了一玻璃瓶的螢火蟲,來到阿嬤床前。我掀開蚊帳一角,打開瓶子讓螢火蟲飛舞其中,蚊帳內燦爛如燈會。許久未開顏的阿嬤,笑得滿臉皺紋如美麗的縐紗撒開,低啞地說:「真好!」但過了一會兒,她就說:「好了,放牠們出去求偶、生小孩吧!」我們掀開蚊帳,阿嬤望著飛去的螢火蟲,好開心。
那年,螢火蟲放閃的夏季還沒走完,阿嬤即走完了她的人生,隨著螢火蟲到另一個世界講神話故事、誦唱〈火金姑來呷茶〉的童謠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