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期許】老戲迷看北管

30

文/徐紀(武術家、台北文化獎得主、雲門武術總監)
日前到大稻埕戲院欣賞北管戲,賞心悅目之餘,更感動的是,時至今日,還有人為傳統戲曲出錢出力、盡心盡責地組織劇團,令人衷心讚頌。
北管是一種歌劇,而歌劇以「唱唸」(聲腔的表情達意)為主,所以,演唱的腔調質性與歌詞的表情達意,是表演之主軸,而「做表」(肢體的揮灑作態)居次。但,當日全場主角的唱法,似乎專注在喊嗓子,走大腔的路線;觀眾耳聞的歌詞字眼,與兩旁字幕上的文字,不太合得起來。觀眾必須一面看戲,一面做著組合演唱與字幕的媒婆工作,辛苦可知。奇怪的是,各個配角的唱腔咬字,就清爽多了。
人類的聲腔藝術發展,依序是:喊號子,有聲無字;山歌小調,曲詞兼具;再一分作二,而為藝術歌曲之發展,以及各種歌劇摶凝「唱唸」、「做表」並重的表演藝術。北管,為其中之一環,生發較晚,復環境不良,不可免地影響著她的純熟、茁壯,令人滿懷期待,又不能無憂。
中國字是方塊字,一字一音;然而,同一個字,要分「發聲」(字頭)與「收韻」(字尾),有的更有「介音」(字腹)。所謂「發聲」,用以啟唱;所謂「收韻」,用在拖腔。唱一個單字,必須分解而為二至三個部分,夫然後,傳響連翩,其音繞梁,這才是唱歌,這才是唱戲。
中國字單字單音,卻能衍生出許多各地各省的地方戲,唱腔搖曳多姿,宛轉動人。崑曲、京劇無不如斯,其藝術地位,是經過嚴格之考驗才得成立的。北管之唱詞,自然都是方塊字,當然擁有同樣豐富的基本體質,及演唱者可資發揮的可塑性;除非自動退化,將北管退化到喊號子的原始地位,有音(單音)無字(一字多音),直著嗓子喊叫,以為有故事為根本與「做表」以媚人,就可以叫做戲劇;而忽略了凡是劇藝,一定可以清唱──只聽「唱唸」,依然動人心魂的及格標準。
國字單音,除了前述的「發聲」、「收韻」與「介音」之外,其所使用的口舌器官,又分喉、牙、舌、齒、唇諸部位。能將此諸多部位分得清,用得妙,才是歌唱藝術。
這種講究,又多表現在拖腔上面,比如:同此一個舌音拖長的尾腔,還要細分舌尖音、舌上音、舌根音……要能夠變換游走,吞吐自如的,才是功夫。
總歸,必須聲分三部、音出五處,其善用者,唯在吾人之功力。雖然此事此功絕非容易,而乃是必不可少之修為。切切不可歌者有詞,心下洞明,口中喊叫,自己痛快,卻不以表演之職責為意,如此對觀眾恐有欠尊重。
北管亂彈的語音,所使用的京腔與閩韻,如何取捨?怎樣配置?參揉存廢的標準,有待建立。而如何才能使之悅耳愉心的大工程,必待北管諸君子大名家,深入敏求,以建以興。這是一位老戲迷恭敬而且深切的祈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