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獻給初唐328窟菩薩的禮讚!

55

文/釋大參
打從入窟的那天起,
每天,
您總是守著三危山腳下的328窟。
千年來,
不管有沒有信徒朝拜,
不管盛世亂世如何改朝換代,
您總是以一慣的遊戲自在坐姿,
在暗無天日的窟裡孕育珠光。
曾經見證貞觀太平與開元天寶的大唐盛世,
也歷經吐蕃入侵的國破家亡,
看盡晚唐五代豪門貴族廝戮相殺,
當黑汗王朝以層層回旗騎兵讓于闐滅頂之際,
也感受到莫高窟僧人的脈搏在藏經洞裡猛烈跳動。
在王道士與各國探險隊還沒有到訪前,
數百年來,
只有塵霾流沙日日為伴,
那遊戲自在坐姿依舊是您一慣的法門。
當華爾納強邀您對面的菩薩去哈佛留學,
您以維摩的默然,
凝視他倉皇中的塵起塵落。
千百年如一日的修練,
無來無去也無礙;
始終與樂樽和尚看見的萬丈霞光同在。
打從入窟那天起,
朝朝暮暮的心念,
只為等待,
為進窟禮拜者平等普照!
註:
如果沒有敦煌莫高窟初唐328窟的莊嚴肅穆,怎會有盛唐45窟的精采絕倫?
滿月由新月來,是故頂禮初發心菩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