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月主題徵文–書房】 我的都柏林書房

7

文/余致毅
居住在都柏林的短暫時光裡,我總會在漫走了一天之後,回到窩居的小小旅館休息。位在北喬治街的旅舍與愛爾蘭著名的作家喬伊斯故居比鄰而居,白日我便背著隨身小包,帶著筆記本出門,以都柏林為中心展開我的漫遊;夜晚時分,整條北喬治街亮著昏暗的鵝黃色燈光引領我回去。
我在地下室的廚房裡煮著簡單的義大利麵權充晚餐,夜晚的廚房安靜無聲,房客們都已回到房間或是待在交誼廳打電腦,這時候的廚房便是我的專有書房。我在鋪著紅白相間桌巾的餐桌上,擺出我的筆記本和蒐集而來的資料,開始我的旅遊筆記剪貼工作,一面剪貼一面做記錄,寫著今日的行程和所見所聞,在異鄉的深夜用中文與自己對話。偶爾,來自波札那的傑夫用過餐後,也會坐在隔壁桌,拿出他的書籍,一邊研讀一邊做筆記。
我也趁著無人在廚房的機會,拿出已打好草圖的畫布,在空瓶中裝點水,以厚紙板當做調色盤,開始為我的畫布上色。每天利用夜晚時分,緩慢的完成一點又一點的進度。
有時候,夜更深時,我便拿著筆電到一樓的交誼廳,坐在靠窗的大木桌前,開啟今日的工作,記錄行程點滴,透過網路與世界另一端的親朋戚友聯繫,或者查詢相關的旅行資訊。窗台上種著一盆盆的三色堇,不論白日或夜晚,不論雨天或晴天,它們總是熱情的綻放色彩,讓我的思緒有了攀附的憑藉。
冬日的陽光自木桌旁的長窗漫灑入室,泡杯熱茶擺在桌旁,偶有來自各地的房客交談聲響也無妨,那些異國語言全成為斗室內的一種特殊情調。我盤據一角,安然自適的畫圖寫作。偶爾來自西班牙的華金會教我幾句西班牙文,為我朗讀一段西語發音的《小王子》;法籍摩洛哥裔的阿西茲坐在黑皮沙發上聽著音樂;香港的阿鵬和 so cool 跟我分享他們的異鄉生活經驗;立陶宛的尤里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感慨無人可跟他說母語的寂寞。他們是我在都柏林書房裡的真人圖書,用不同的語言分享他們的人生故事,我們各自坐在自己喜歡的角落,打電腦、聽音樂、聊天。
我的都柏林書房一直在那,在北喬治街上。從長木窗看出去,對面建築物上爬滿的藤蔓已轉紅,我彷彿看見喬伊斯拉緊大衣漫步而過,踏在石磚上的腳步聲,叩叩叩地落在我未完成的稿紙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