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昭和十八餐廳

10

文/渡也
昭和二十年
帝國終於流下淚來
在台灣的日本人
都和淚水回家
神也回家
留下神社
愣在嘉義公園內
一○八年二月下旬
我來昭和十八年出生的齋館、社務所
喝肯亞咖啡
屋內檜木的鼻子很靈
聞到我手中英式脆皮土司
的思維
傍晚時我看到一些長者
來這裡和古早的檜木香見面
和鄉愁見面
他們在尋找童年
童年也在尋找他們
這裡,每一寸土地
每一根檜木
都是日本史,都是
含淚的台灣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