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經典 正宗台語片《王哥柳哥遊台灣》問世六十年

8

文/陳煒智
一九五九年初,台北市向來排映台語片的大觀戲院(位於萬華龍山寺近前)和大光明戲院(位於大稻埕商圈)提前在大年除夕推出爆笑喜劇賀歲。這部《王哥柳哥遊台灣》來得正是時候,它輕鬆逗趣,親切可喜,雖然只是「上集」,故事只講到一半,但滿場觀眾笑得前俯後仰,一連演過整個春節假期,才在大家依依不捨的道別聲中光榮退役,緊接上檔的正是《王哥柳哥遊台灣》的「下集」。從除夕一路演過元宵,這一胖一瘦的王哥和柳哥,自此成為台灣大眾流行文化裡不可或缺的典型形象,現在,當我們提起「台語片」,相信《王哥柳哥遊台灣》絕對是一般觀眾心裡最先浮現的「正宗台語片」之一。
全憑熱情勇往前行
《王哥柳哥遊台灣》一轉眼已問世六十周年,這一切還得要從當年一部描寫我軍健兒奮勇抗敵的戰爭電影《血戰》開始說起。
一九五八年推出公映的電影《血戰》,由民營的「高和影業」出品,基本班底則有濃濃的中國電影製片廠味道。製片楊祖光有意自立門戶,當時正值台語片最輝煌的年代,他說動以往多做發行的台聯影業社老闆賴國材,請他投資一部台語時裝喜劇。《血戰》劇組裡有多位楊祖光在話劇界的好友,比如李行——李行自一九五七年接拍《情報販子》開始,便已兼任副導,之後導演夢想更趨熱烈,楊祖光逮住機會,拉著李行和《血戰》劇組的另一位好友田豐,再找了也是《血戰》班底、同時是話劇圈內名號響叮噹的張方霞,由李、田、張三位擔任聯合導演,以勞萊哈台為藍本,請來胖哥李冠章,以及在台語劇壇、影圈等都頗具知名度的張福財(矮仔財),兩人搭檔組成「王哥柳哥」,再由編劇蕭銅(有時署名「慕容鍾」)寫成一套「兩傻遊台灣」的故事。
《王哥柳哥遊台灣》並非結構嚴謹、文學性很強的作品,它在鬆散、節奏緩慢的故事線裡,留了極大的空間,讓「兩傻」的演藝才華和搭檔魅力能夠好好發揮。三位首度執導的年輕人,很多時候連攝影機的位置該擺在哪裡都不曉得,全憑一顆熱愛電影、熱愛戲劇的心,頂著莫大壓力,勇往前行。
李行、田豐等在多年後回憶起當時拍攝的過程,即曾提到《王哥柳哥遊台灣》光是它的電影劇本就是一樁影史傳奇。第一天開鏡,借用北投美華閣酒店拍攝王柳暢遊關子嶺,在溫泉旅館休息的戲。翻開劇本,只見上面寫著「兩傻遊關子嶺,住入旅社,笑話百出」。一行字,就沒了。年輕導演組看傻了眼,也只得硬著頭皮去想要怎麼樣才能夠「笑話百出」。關子嶺有溫泉,那就讓兩傻泡溫泉,這時榻榻米上走近一個按摩女郎,丰姿綽約,逗得兩傻臉紅心跳……如此這般,才讓劇本裡「笑話百出」四個字生出肌骨、血肉,讓王哥和柳哥鮮活起來。
技術方面,也所幸有陳忠義、陳忠信兄弟協助,他們一個掌機攝影,一個負責打光,和三個嫩導演溝通好他們的想法之後便搭梯子、架機器,用大俯角或者低角度,或者中近景、大特寫等等,把導演想要的畫面感覺拍出來。一天的工作結束,有空檔李行就立刻跑去電影院看日本片,觀摩鏡頭語言還有分鏡手法,寫好筆記,第二天現學現賣,就這樣一點一滴拍完整部電影。
刻苦歲月打下基礎
一九五九年二月七日至二十七日,台北市整整二十一天的演期,為「王哥柳哥」打下它成為經典的基礎,日後也有一系列的續作,包含《王哥柳哥過五關》、《王哥柳哥○○七》,還有穿上古裝的奇想片《豬八戒與孫悟空》等。無巧不巧,一九五九年四月初,新加坡上映了號稱是邵氏製片廠首部廈語片作品,片名也取為《王哥柳哥》,女主角是整整四年後風魔寶島台灣的小娟(凌波)。
回首當年,李行導演覺得「王哥柳哥」雖然拍攝預算低,製作條件不夠優秀,賣座壓力又大,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他這樣初出茅廬的青年導演有辦法在極短時間、極差的支援條件下,迸發出清晰亮眼的創意,這絕對是難能可貴、千金難買的實作經驗,台灣電影事業能擁有後來的傑出成績,這段刻苦歲月的確紮紮實實為我們奠定了最好的基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