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下】上海海關大鐘老了 有請英國原廠健檢

7

文/陳家倫
九十二歲的上海海關大鐘近來開始誤點,去年八月還一度中暑暈厥了好幾個小時。衰老的大鐘預計今年接受英國原廠「健檢」,不論結果是搶救回來或無痛「送終」,都將轟動上海灘。
與倫敦大笨鐘是姊妹 日以繼夜陪伴上海人
上海海關大樓是外灘知名歷史建築,頂部的大鐘與倫敦大笨鐘是「姊妹」,由英國同一家公司生產。據稱,上海海關大鐘當年總造價高達五千多兩白銀,於一九二七年八月從倫敦運到上海,包裝木箱連同大鐘重達六點二五噸。
一九二八年元旦凌晨一時,海關大鐘敲響了第一聲,從此以後,鐘聲就日以繼夜地陪伴著上海人。對於早年生活並不富裕的中國民眾而言,別說手上戴個表,連在家掛個時鐘都是奢侈,噹噹響的鐘聲因而成了市民珍視的「公共財」。
「以前再遠都聽得到呦!」六十二歲的上海徐姓民眾從小在靜安寺附近長大,住家距離外灘約五公里遠。他回憶,學齡前就對海關大鐘的鐘聲有印象,但受到都市化的高樓阻絕、汽車雜音干擾,老家現已聽不到鐘聲。
原先住在外灘一帶的居民,因都市計畫與拆遷的關係,也從海關大鐘的「搖滾區」撤出,接替而上的是大批境外觀光客,連帶將海關大鐘推向世界,鐘聲敲進了更多人的耳裡,並迴盪在老上海的記憶中。
享受世人矚目的同時,邁入九十二歲的海關大鐘也面臨著歲月的考驗,去年起,開始不太準時,常有熱心民眾去電通報「大鐘時間錯了」;上海的夏季高溫又是另一道試煉,去年八月一個攝氏四十度烤晒的午後,老鐘昏了過去。
老鐘健檢不能再拖 電子控制暫代發條驅動
守鐘人魏云寺表示,海關大鐘自去年暑假開始,每到下午就走走停停,他當時就想,位於十樓的鐘樓溫度往往比外頭多出十至二十度左右,溫差導致齒輪、零件走位,「診斷」結果,果然是擒縱器出了問題。
魏云寺想起二十八年前自老前輩手中接下了一個英國原廠的擒縱器,立刻拿來給老鐘換上,十分鐘後,按下大鐘啟動開關,發條帶動一百三十五公斤的大方錘再度響起,鐘聲強而有力,魏云寺一聽這「心跳」,便知道老鐘痊癒了。
更換零件的問題容易解決,但城市地景變動也影響了海關大鐘基座的平衡,大家都知道老鐘「健檢」已不能再拖。得知當時建造大鐘的英國廠家仍在經營,上海海關聯繫後,計畫於今年對大鐘展開整體評估。
「健檢」時間暫定農曆年過後。陸媒上觀新聞指出,屆時將由英國原廠提出最終方案,看老鐘是要大修還是壽終正寢。但為了保險起見,上海方面已對大鐘研究出一套馬達驅動、電子控制的方案,已在二○一八年九月試運轉。
據了解,這套方案完全替代了機械報時,整點鐘聲和報刻樂曲「東方紅」全部為電子播放。但為了保留歷史特色,目前整點鐘聲仍由老鐘重錘敲出,而每十五分鐘的報刻音樂「東方紅」早已是電子播放。
文化大革命為自保 西敏寺鐘聲改東方紅

提及海關大鐘的鐘聲,也有一段從西方走向本土的歷程。大鐘出廠時的音樂原本和英國大笨鐘一樣都是「西敏寺鐘聲」,也是外界一般熟知的下課鐘聲,後來改成「東方紅」,據稱是文化大革命為了「自保」。
中國海關總署網站指出,一九六六年五月,一批「紅衛兵小將」闖入海關大樓,揚言砸毀鐘樓。「欣幸有一些頭腦清醒的海關幹部勇敢地站出來制止這些過激行為」。上海市政府並將報刻鐘聲改成「東方紅」,大鐘才躲過文革摧殘。
由於中國許多景點都有一套相似的故事,真實性有待考據。但以「紅歌」做為鐘聲是否合適,過去有不少討論,上海並一度於一九八六年、英國女皇伊莉莎白二世造訪時改回「西敏寺鐘聲」,只是在引來「帝國主義」的質疑後又改成「東方紅」。
然而相關討論並未就此畫下句點,做為中國最開放的城市,上海一直有在思考要將鐘聲換回「西敏寺鐘聲」以與國際接軌。改或不改,答案或有機會隨著老鐘「健檢」後一併出爐。揭曉的時間,已經開始倒數。

本版專題節錄自《全球中央》雜誌2019年3月號
http://www.cna.com.tw
本版專題節錄自《全球中央》雜誌2019年3月號
http://www.cna.com.t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