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教系列》如何美化人生(上)

6

文/星雲大師
現代人很講究美化──環境要美化、面孔要美化、社會要美化。其實,美化人生,不只是美化我們的環境、我們的面容、我們的儀表、我們的社會,美化我們的語言、思想,更重要的是美化我們的「心地」。要如何美化我們的心地,美化我們的人生呢?
一、用平等心來美化人生
在《五燈會元》裡,瑞巖智才禪師以「無有高下」為平等。平等道理雖然簡單,世上卻有許多不平等。例如貧富不平等、智愚不平等、種族不平等、男女不平等。佛教是主張平等的,外表雖有貧富、智愚、種族、男女種種差異,在本性上都是平等的。如男人可以出家,可以成佛,女人也可以出家、成佛。如《法華經》的八歲龍女轉女成男。又如妙慧童女,其大智慧也令文殊菩薩依她為師。
從種族上說,各民族外表雖有不同,在本性上卻是平等的。在印度,種族分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四個階級,各有不平等的待遇。佛陀主張「四姓出家,同為釋種」,以平等心施教,雖有河流溪水之別,但是流入大海也是同一鹹味。
世間雖然有貧富之別,但是富而無德,不如有德之貧者,一個人的人格不是用貧富來區分的,男女、老少、貧富、種族,在人格的尊嚴上是一樣的,本性上都是平等的。若能做到男女平等、種族平等、人我平等、眾生平等,此即所謂「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也是《金剛經》中所說的:「眾生平等無有分別」。我們可以看看「天」,天很平等,所以它可以覆蓋大地;「地」也很平等,所以地能普載一切眾生,長養萬物;日月星辰很平等,所以四時輪轉不息。
自由、平等、博愛是上天賦予人類的特權,所以我們要尊重別人,要用平等心待人,所謂「敬人者人恆敬之,愛人者人恆愛之」。國父孫中山先生所以要革命推翻滿清,主要在喚起全國的人士,以「平等」來對待每一個人。佛陀所以放棄王位,出家學道,也是要打破種性階級,提倡一切眾生平等。
今天的社會,有很多人吶喊著平等的口號,實際所做所為,往往不合乎平等真義。
有一則寓言說:有一隻貓正在捕老鼠,老鼠非常苦惱,便向貓抗議說:「大家都同樣有生命,為什麼你要以強欺弱,這太不公平了!」
貓對老鼠說:「你既然要講平等,那我為你解釋平等。你吃了我吧!」
老鼠說:「我怎能吃你呢?」
貓便說:「既然你吃不了我,為什麼說不平等呢?」
所以老鼠就做了所謂「平等」下的犧牲者。一般所講的平等,往往是詐騙式的平等,或者假平等。唯有佛教是從自性上、人格上,追求真正的平等。
佛經裡也有一則故事:有一條蛇,蛇頭一向走在前面,有一天蛇尾說:
「我們能夠一直向前走,完全是我蛇尾在後面擺動著,如果我不擺動,怎能向前走呢?應該讓我在前面才對!」
蛇頭說:「一向都是我走在前面呀!」
蛇尾不服氣,把自己捆在樹上,蛇頭無法動身,過了許久,肚子餓得受不了,只好答應蛇尾走在前面。由於蛇尾沒有眼睛,搞不清楚方向,便掉下懸崖摔死了。
所以平等不是盲目的、任性的,平等是理性的,是「適得其用」,是「分工合作」。蛇頭蛇尾是相互為用,如同我們的六根,眼睛用來看,耳朵用來聽,鼻子用來聞,這便是適得其用,分工合作。如果硬要用耳朵來看,用眼睛來聽,便分辨不出美與醜、香與臭了。
有一棟房子失火了,這棟房子住了許多殘疾的人,大家趕緊逃命,跛子讓瞎子揹著,瞎子就給聾子牽著,相互依靠逃離火坑。如果大家各自逃命,說不定會全體葬身火窟呢!
懂得因緣,便懂得平等,真正的平等是自性上的平等,因為世上沒有一法可以獨自存在,一切都是假因緣和合而成,既是眾緣和合,就應當相互尊重,這才是真正的平等。
人必須過群體的生活,不能排擠他人,也不要嫌棄任何一人,用平等心待人,也不和他人比較計較,俗語說:「人比人氣死人。」有了黃金美眷、洋房汽車,不一定比貧窮的人幸福快樂。若能以平等心做人處事,不自暴自棄,不怨天尤人,自然能知足常樂。
「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天下沒有自然的釋迦,也沒有天生的彌勒。我們雖然是凡夫,也一樣能成佛,諸佛菩薩是已覺悟的人,我們是未覺悟的佛,能夠知道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自尊自重的心也就自然生起。如果我們能用平等心來看這個社會,那麼四海之內皆是兄弟。所以平等心不但能美化自己,也能美化群眾,美化世間的一切。
二、用忍耐心來美化人生
忍耐是很重要的修行。經典說:「諸修行中以忍耐最為第一。」如果不能忍耐,縱有一些修行、功德,也不能成就。所以,一切修行功德中以忍耐最為第一。說到忍耐,要能忍耐貧窮、忍耐困難、忍耐痛苦。有時候受人的氣,能忍一口氣,便能避免是非爭吵,即使受人誹謗、輕視、誤會,也得忍受下來。俗語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人往往對喜歡的人、喜歡的境界容易生起貪著心,對不喜歡的人,不喜歡的境則生起瞋恨心。如果我們對貪著心,能忍耐不執取,就不會有患得患失的苦惱。對於違逆的境界和人事,能忍一時之氣,不起瞋恨心,便不怕侮辱甚至災害降臨到我們身上。能忍一口氣,便增加了一份力量。
有權力不能壓服人,會罵人的人不見得有力量。強權、武力更不能平服人的反抗心,中國秦始皇、德國希特勒都是名證。只有忍耐的力量最大,如漢朝韓信,他能忍胯下之辱,最後終能成就大功業。
《佛遺教經》說:「若其不能歡喜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忍」,從字面上看,心上一把刀,一把刀插在心上而能面不改色,那是需要很大的耐力,或許忍受的當時很痛苦,但往往能得到意外的結果。忍的美德常是持戒者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名之為有大力的人。
「忍」必須身體力行,才能體會出它的妙處。在語言上能少說幾句話,把氣忍下來,不要只為了一句話爭得面紅耳赤;即使爭贏了又得到什麼呢?(待續)
──摘自《人間佛教系列3.佛教與生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