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風景】鄉愁的召喚

16

文/黃春美
國三那年,我困在書堆前,經常希望戰爭發生,寧可挨餓逃難,亦不願日日面對無止盡的考試,可戰事連入夢都是奢求。
有一晚,我丟下功課和七、八名同學一起騎腳踏車去五結清水海邊玩。爬上土堤,乍見海面月光湧動,沙灘彷彿罩上一層牛奶紗,放眼皆是冷光色調,我恍然、驚喜,原先出門,功課未竟的隱隱不安,全拋諸大海。世界只剩浪潮和笑聲了。
彼時內心波濤洶湧,祈願月無恨月常圓,時空就此凝凍。回家的日記,心中所感卻無從措辭,只能描述眼睛所見,而一描述完,我就長大了。
那般的月夜,也早已被生活推得遠遠的,幾十年後,同學會談起當時海邊夜遊,誰發起、誰參加了,曾經感動的片段,遂逐漸清晰。
有一天,我對家人說,今晚月最圓,我們到南方澳內埤海邊野餐吧,其實是青春年少那一灣鄉愁在召喚。
走在河堤上,老想著一直懸在前方的目標與理想,在挫敗時,常分不清擁有或失落,明明可以安逸度過餘生,何必苦苦折磨自己……又想著,我,只是岸上一粒細沙,沙裡的額葉的某一端又不時攪動著一盤亂沙……
想來好笑,於是,我把思緒拋給大海,一如年少時,騎上腳踏車後,管他明天考幾科。
望向遠處,沙灘上五、六釣客,海上點點螢光浮標。一旁,附近住戶的老人坐在石椅上吹海風,談年金改革,談誰家兒孫即將嫁娶,談樂透。少不了遊客、情侶,漫步、坐臥。
再往前走,灌木叢旁移工最愛聚集,或講電話,或喝酒,或只是靜靜望向遠方。許是下工後的夜晚枯淡,明月是否共潮生,大海都是共同的鄉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