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深處】追憶童年淨土

5

文/禾月
今天早晨,將醒未醒,眼睛還沒有睜開,突然聽到:「XX(我的客語名字)!」是誰在睡夢中呼喚我?
「XX」 兩聲,叫出了我的童年,我在田野間穿梭嬉戲的童年。
春天的記憶,是帶著小狗雅麗在滿布紫花酢漿草的田裡追逐奔跑。赤腳踩著露珠,清新的早晨,陽光慢慢灑落,身心好不舒暢。午後則循著小河邊尋找蕨類的嫩芽,摘回家給媽媽,只要炒個薑絲就好好吃。感謝大地與小水溝,賜予當地、當季且是有機無農藥的野菜!
夏天,除了和玩伴在小溪中一邊玩水一邊摸蛤蜊,常常也會依阿婆(祖母)的吩咐,提著籃子到村子邊的沼澤割些嫩草給鵝吃,因為極怕草中有蛇,所以帶著長棍子「出征」絕對是必要的。此時,田間清澈的湧泉是我的最愛。
秋收時,跟著爸爸在與人換工的稻田間,拾稻穗給家裡養的雞吃──我想,這應該是我婚後布置自己的新家時,選用了米勒著名畫作《拾穗》的重要原因吧!農忙過後,灌溉的溝渠會拿起堵水的閘門,放掉大部分的水,村子裡無論大人、小孩都會下去「渾水摸魚」,驚呼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
冬天的田野,則是我們小孩子的天堂。在翻晒過的大塊田土間,搭起小土窯,撿拾田邊的枯枝落葉當成柴火,待燒紅了土就拿掉柴火,將各自帶來的番薯投入窯中。接著要用力打碎燒紅的土窯,覆蓋住番薯,而且似乎打得愈用力,番薯就愈快熟。
這時,考驗來了!千萬急不得,要耐心等待。而消除等待焦慮的最好方法,就是分敵我,築堡壘,相互丟泥塊(難怪自古到今戰爭不斷)。至於要等多久才最好吃?那就全憑經驗了;哪一條會烤得最好吃,也得靠運氣。
玩夠了、野夠了,可以買一雙新鞋、一顆新皮球、織一件新毛衣的新年,就等著迎接我們了。
看到林蒼生先生在《隨便想想》一書中,提到如何尋找內在淨土,就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好慶幸,那時候能時時與大自然為伍,處處和大自然互動,也珍愛著每一分大自然的賜予。於是我知道,自己的內在淨土,就是少年時兩村間的那囗天然湧泉。
涼涼的水清澈見底,綠草圍繞,幾隻青蛙、蝌蚪、小魚自在地游著,泉水甜美,泉溫舒適,我心寧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