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暖心

11

文/黃金華
已成家、定居台中的大兒子,平時工作非常忙碌,昨晚特別由台中趕回台北,約好今天由小兒子開車,一起帶我去醫院動白內障手術。
車停妥,兄弟倆一人一邊扶我下車,緊緊拽住我的手臂往電梯方向走。刀都還沒開,就已經把我當病人了,我心裡暗笑,卻也勾起我對他們「拽緊緊」的回憶。
那年,兄弟倆一個六歲、一個四歲,我帶他們到市區購物完,一手牽弟弟一手提東西,大兒子緊跟在我旁邊,在台中車站等候十四路公車回北屯四張犁。
公車靠站了,大兒子逕自跳上車,但我並不知道。等我轉身看不到他人影時,又急又怕,立刻將弟弟寄託在公車站售票處,沿街一路哭喊、問人。附近幾條街找遍了,都沒有大兒子的蹤影,汗流浹背地回到車站,隨著車站工作人員到附近警察局報案。
在局裡漫漫等候的一分一秒,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大約兩小時後,一位公車司機把大兒子帶回來了。他說,這小孩上車後找不到媽媽,一直哭,車上的阿姨哄他、問他住哪裡,他都說不清楚,只好把乘客送完再折返,載孩子回來。
原來,我們回家要搭十四路公車,往大坑的六路公車停靠在同一個站牌,兒子不察上錯車了。這次椎心的驚嚇經驗,讓我從此帶他們出門,一定將兄弟倆的小手牽得緊緊的,就像這次他們緊緊拽住我。
到醫院報到後,他們在手術室外等候。護理師幫我點上散瞳藥水,進行手術前的準備工作,醫師開刀時間大約四十分鐘。推出手術室後,家屬可進來,我左眼蓋著鋁眼罩,右眼麻藥未退還很模糊,但頭腦清楚,聽見兒子仔細問了一些注意事項:按時點藥水,不能低頭、不能提重,睡覺應戴上眼罩,避免睡著時不自覺搓揉眼睛,影響傷口癒合。
回家後,他倆立刻鑽進廚房,為我準備這幾天的飯菜。滷一鍋肉,加蛋、加油豆腐,夠我吃一周沒問題;青菜洗好,水濾乾,一袋一袋裝好,葉菜類先吃,根莖類墊後。護理師說,眼睛暫時不能熏到油煙,他們都聽進去了。
我半躺在客廳的籐椅上,看兄弟倆在廚房忙碌的背影,想起他們小時候,我在廚房忙,他們喜歡過來湊熱鬧,我總會搖手說:「去、去,去寫功課,煮飯是女人的事。」有一回,他們老爸下班回來剛巧聽到,立刻指正我:「誰說男生不可以學呀!將來他們到外地求學或工作,學會煮飯、做家事,才可以照顧自己。多學習生活技能,對他們有好處啊!」
那時,我開服裝店工作很忙,煮飯的時間總是一拖再拖。經先生這麼一說,誘發了我教導孩子做家事的動機,開始讓兄弟們分擔家務,培養對家庭的責任感,一舉兩得。
我訓練他們,放學回來如何洗好米放進電鍋煮;每月配給的麵粉,如何揉成麵糰煎個蔥油餅充饑;切菜時刀面要抵在左手指節上;等炒鍋裡的水乾了再倒些許油;菜要大火快炒、肉要小火慢燉……示範幾次後,無論他們煮得好不好,我都會豎起大拇指比個「讚」鼓勵一下,讓他們覺得很有成就感,之後才再補一句:「如果鹽少放一點,就更好吃了。」
今天,看到他倆在廚房裡,動作俐落地煮飯做菜,讓我心頭暖暖的。小時候他們用心學,現在老媽可要好好享受囉!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odywang1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