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權美國 國際形象為何不佳?

9

馮建三(台北市╲政大新聞系教授)
美國蓋洛普民調機構最近發布「二○一九年全球情緒調查」,發現西方人當中,美國人的情緒不佳。比如,表示很憤怒的美國成年人,比例是百分之二十二,若說感受(生活與工作)壓力很大,則比例更高,達百分之五十五。相比之下,北歐四個國家的這兩個數字,分別是低於百分之十與百分之三十。德國與法國居中,平均大約是百分之十六與百分之三十五。
美國人何以又憤怒又壓力大?原因應該有很多個,包括貧富差距的水平比較高,因此,即便在通過社會福利的協助後,美利堅的基尼係數(衡量貧富差距)還有零點三八,反觀德國與法國是或略低於零點三,北歐則僅零點二五。
又如,《人間福報》日前報導〈美國大學生忍飢挨餓上學去〉,三分之二學生畢業時,平均每個人背負大約新台幣八十六萬元的學貸債款。這個美國場景,根本不可能發生在德法或北歐學生身上,這些國家的人,就讀大學不必支付學雜費,是由政府編列預算予以支持,他們日後工作若有高收入,再用交稅貢獻國庫即可。
主觀的情緒相對低迷,加上客觀的物質分配更不公允,顯示美國的內政相較於歐洲,出了大問題。與此相應,就是美國的國際形象不佳。英國的公共服務媒體BBC,本世紀以來,幾乎每一年委託專業機構,執行許多國家的國際形象調查,幾乎沒有例外,歐洲得分都高過美國,以二○一七年的結果來看,美國甚至低於中國大陸。認為美國對世界影響力產生負面意義的人,高於正面意義的人,達百分之十五,中國大陸也得負分,但僅百分之一,正面評價歐洲聯盟的人,遠高於負面看待的人,並且高達百分之十八。
蓋洛普與BBC的調查,印證了大陸資深記者、現居美國的何清漣的看法。她在台灣出版了五本著作,近日來台。在新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她提醒大陸當局,「內政是外宣之本/一個國家的國際形象由其國內政治社會狀態決定。」
這個建言當然不僅適用於大陸,也可用在任何國家:宣傳行銷固然必要,但無法取代實際的表現。簡單地說,化妝也許有用,卻無法粉飾真相。單是「美國國際媒體署」(U.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每年預算就有新台幣二百三十億元左右,不說美國政府還有其他對外宣傳的款項,但美國的國際形象,如前所述,不但落後歐洲很多,居然也在中國大陸(也有龐大外宣經費,但具體金額無法得知)之後。
美國與中國大陸是全球最大與次大的經濟體,但內政與社會各自有更大的問題,致使花了大錢搞宣傳,也無法完全遮掩世人的耳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