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盡光生】與牛蛙同眠

18

文/妙凡

五月,梅雨季節,雨勢時走時停,有時溫婉纏綿,有時滂沱大雨。經過雨水一波波的沖刷,佛光大道及後花園久旱的樹木花草,格外地清新、明亮。山上各種鳥類穿梭其中,四處刷刷洗洗,開心的梳理毛羽,青山綠水,紅花白花,我們彼此經過對方,相望相安,油然升起「念佛、念法、念僧」的清淨心,這是人間淨土。
然而,微涼美好的梅雨,也隱藏著人與大自然之間的相處問題。
雨水是牛蛙的神,下雨後,蹲踞在水窪草叢裡的「牛蛙」,最是得意忘形。一到晚上,牛蛙開始解放大運動,家家戶戶攜家帶眷,開party、大合唱、約會逛大街,如同過年過節般的歡騰,「牛聲」直達天聽,但卻不是天籟,那徹夜的狂歡,彷彿在我的耳邊裝著重音喇叭,讓人難以入眠,無話可說。
今天,又下了一天的大雨,藏經樓四面都是山坳,容易藏水,這裡是牛蛙的天堂。
想起幾天前的經驗,心裡揣測著牛蛙:「我在,故我吼」的天真自在,我怕是今晚不好睡了。到了深夜待要休息,突然心裡一動,煩惱都是來自分別和對立,在這個有雨的夜晚,我要如何自安?
我想起了物我一如,唯一不二,這一念想,我將身心融入到牛蛙的聲音裡,經由心念、呼吸,我的身心與牛蛙打雷般的聲響融合為一,「與諸佛同一鼻孔呼吸」,忘我的倘徉在宇宙大化之中與天地一起跳動,心無罣礙,這夜,一覺到天亮──只有無我,才能解脫。
寒山詩〈碧澗泉水清〉云:「碧澗泉水清,寒山月華白;默知神自明,觀空境逾寂。」我們的心「一念三千」:天生萬物,各有十如是「相、性、體、力、作、因、緣、果、報、本末究竟」,世間因緣和合,而有千差萬別的森然萬象,然而,不管起始的相或最後的果報,緣起的本質,一切平等、無有差別,在眾生、國土、五蘊三世間中,人與自己,人與人、人與自然,只要彼此欣然相悅,互相尊重包容,人生只有過不了的心情,沒有過不了的坎?就怕我們不知分寸,搬著石頭砸自己,還問石頭哪裡來。
關於心念,家師星雲大師說過一個「哭婆笑婆」的故事:
有個老婆婆總是不停地在一座廟前哭泣,晴天哭,雨天也哭,人們都叫他哭婆。一天,有個老和尚問她:「老人家,你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老婆婆說:「我有兩個女兒,大女兒賣傘,小女兒賣布鞋。晴天的時候,大女兒的雨傘賣不出去;下雨天的時候,又沒有人去買小女兒的布鞋。他們掙不到錢,可怎麼生活呀?一想到這些,我就難過。人呀,怎麼這麼難!」說完,老婆婆又悲悲切切地哭了起來。
老和尚說:「老婆婆,你為什麼不反過來想呢?晴天,你小女兒的鞋店前門庭若市;雨天,上街的行人又都往你大女兒的傘鋪裡跑。這樣不是就不苦了嗎?」老婆婆覺得老和尚的話有道理,便聽從他的勸告。從此,天天笑得合不攏嘴,哭婆變成了笑婆。
一樣的雨天和晴天,只有活在自覺裡,才能走在解脫自在的道路上,天台宗所講即空、即假、即中的「一心三觀」,是對境起觀的心地法門,了解世間諸法緣起性空(空──變化),凡事都是因緣假合的過往雲煙(假──現象),保持樂觀面對,不逃避、不排斥、不對立的中道觀(超然),融入人間萬象之中,隨遇而安,隨緣生活,日日便是好日,時時都是好時。
緣起只在一念之間,唯「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才能度一切我執、分別、衝突的苦厄,生命才能觀自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