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之眼】廖繼春.有香蕉樹的院子

183

文/廣容
1928年的台灣,一般農家庭院多種香蕉樹,香蕉也是當時台灣重要的經濟作物之一。當年26歲的廖繼春,以穩重樸素的色調描繪當時農家之風貌,這幅圖據說是描繪廖繼春台南家裡的前院景致,妻子林瓊仙也入畫。
這幅畫的焦點是安排在左前方的一株香蕉樹,碩大肥美的葉子濃淡參差,樹下幾隻雞啄食,也帶來南國之薰風綠蔭。南國之陽光強烈,在光影對比之下,婦人們或坐或立,右邊開展的小路有一位綁著辮子的婦女背影,隨著她的腳步,我們可以看到最盡頭是宅院深深。婦女們的臉孔是模糊寫意的,廖繼春是以光影描寫了這南國庭院之靜謐午後,慵懶適意。在廖繼春筆下,溫暖的棕色調與香蕉樹的綠蔭編織了南國之風韻,這一刻彷彿靜止了。
廖繼春先生於1902年1月4日出生在葫蘆墩,也就是今天的台中豐原。廖家務農,家境並不優渥,父母在他小時候相繼過世,有賴兄長的栽培,才得以完成學業。1910年廖繼春進入豐原公學校就讀,成績非常優異,從小就喜歡畫畫。
1924年春天至1927年春,廖繼春於東京美術學校進修,當時與同班同學陳澄波成為好友,陳澄波大廖繼春7歲,兩人在異鄉彼此扶持。
1928年,廖繼春再次參展,以作品〈街頭〉、〈夕暮的迎春門〉獲得第二屆台展「無鑒察」展出的殊榮。〈有香蕉樹的院子〉更入選第九屆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成為第二位入選帝展的台灣畫家。
廖繼春和陳澄波、陳植棋等人共同創設赤島社,之後也參與創立台陽美術協會,推廣台灣本土藝術。因為廖繼春優異的藝術表現,他在30歲那年破天荒被聘任為台展西洋畫部審查員。
廖繼春早年學習日本之外光派,作品主題以鄉土風貌為主,色調仍偏樸素穩重。後來受到法國後印象派主義、野獸派及美國抽象主義之影響,畫風蛻變為色彩斑斕,抽象奔放,可說是台灣野獸派之翹楚。廖繼春曾說他用畫來表達心情,燦爛心象自由奔放,成為他人生心境之最佳寫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