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磺 溪

26

執筆人:路寒袖(作家)
每到5月,我就會想到彰化市的「賴和日」,彰化是全國唯一以作家之名訂定城市紀念日的政府機關,早在2010年時的彰化市長就頒定賴和的生日5月28日為「賴和日」。
眾所周知的,賴和是彰化人,他的本業是醫生,執業的風評極佳,可說是難得的「仁醫」,以致於當時的彰化人都稱他為「彰化媽祖」,但他醫界的成就似乎遠不及對文學界的影響力,賴和有「台灣新文學之父」的美譽,足見文學界對他的崇敬,他也可以說是醫生作家的鼻祖。其實,早在2年前,我就曾在此專欄介紹過他,不過這次還是想「借題發揮」談談生養賴和的彰化。
彰化舊名半線,這名字最普遍的認知是來自平埔族的「半線社」,它出現於史籍的記載甚早,第一部的《台灣府志》乃清朝首任台灣知府蔣毓英於康熙24年(1685)所纂修,在卷二〈敘山〉、卷三〈敘水〉都曾提及半線社,證明早在300多年前就有半線了。
不過,「半線」從何而來則有爭議。一種說法是平埔族語的音譯,但有人不表贊同,認為「半線」之名根本是來自墾拓的漢人之手,持這種看法的文史工作者引證郁永河的《裨海紀遊》書中的〈番境補遺〉篇章,裡面記載了鄭經時代「劉國軒守半線」,因而大膽研判,「半線」應是劉國軒的屯墾部隊所取。
持這種論調者以為「半線」的「線」應解釋為「區域」、「方面」,因明末清初時,台灣北部的雞籠(今基隆市)已有漢人的足跡,從當時台灣政治、經濟中心的府城(今台南市)來看,彰化的地理位置剛好就在這兩地的中間,因而將彰化地區取名「半線」,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磺溪」是彰化另一文雅的稱呼,而它的來源亦有多說。清領時期有「詩史」美譽的彰化著名詩人陳肇興(1831~1866?),在其所著的《陶村詩稿》中便自署「磺溪陳肇興」。與彰化僅隔著一條大肚溪的台中大肚,有知名的市定古蹟磺溪書院。賴和曾組「磺溪學會」,李篤恭所編《磺溪一完人──賴和先生百年冥誕紀念文集》(1994)明顯的以磺溪為彰化先賢表徵。凡此云云,無不說明了「磺溪」之名受歡迎的程度。
黨外民主運動的重要推手王燈岸(1919~1985)記錄彰化民主運動史的著作叫《磺溪一老人》,但他在書中解釋磺溪之名時,說郁永河經過西螺溪、東螺溪(即舊濁水溪)時,發現溪水與溪畔的石頭皆硫磺色。之後來到大甲溪,見到的溪水與溪石也是如此,於是把這區域叫做「磺溪」。
這種說法臆測性質頗高,並不被認同,據文史工作者於磺溪書院一帶訪問耆老所得是,早年大肚溪屢有洪患,大水肆虐過後,溪中盡是黃泥、巨石,因此合「黃」、「石」兩字,而取一文雅的「磺溪」之名。又有一說,早年史料記載八卦山產有溫泉,流經山下的彰化而稱其為「磺溪」,是順理成章的事。
姑且不論「半線」、「磺溪」這些稱謂的紛紜來源如何,最重要的還是它的精神,從歷史觀之,上述提及的陳肇興、賴和、王燈岸等,雖時代不同卻明顯有其傳承的脈絡,逐漸形塑成「磺溪精神」,它的核心價值為何?簡要之乃是,對抗不公、不義的拚鬥意志與精神,不妥協、不放棄,而賴和的詩句「勇士當為義鬥爭」應是最佳的寫照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