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月主題徵文──旅行】水上草原

18

文/劉穎芝
那天微雨、微冷,大夥兒穿著雨衣,赤著腳,踏上了水上草原。
屏東縣牡丹鄉的哭泣湖,是排灣族東源部落的聖地,名字雖為哭泣,但並不源自任何悲傷傳說,而是因為排灣語「kudji」,是水源匯集地之意,漢語諧音聽起來像哭泣,而有了美麗的錯誤。
為什麼會有水上草原呢?
那是經年累月的草,層層疊疊下累積成了一片沼地。我永遠難忘初踏上時腳的觸感,像踩在吸飽水的海綿上,但這可是處處充滿著陷阱,一不小心,就會深陷其中。
解說員帶領我們在草原上跳舞,一開始不知誰先起頭的,大家把雙手於胸前交叉後牽起,但總覺得好像哪裡卡卡的,解說員馬上取笑我們:「咦,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跳舞的咧。」其實,正確的跳法,是雙手打開,自然地和左右的人牽起,我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要跳舞,那種開闊、快樂,對天地的崇拜,是如此地自然而然。
跳完舞後,我們被帶到一塊特別多間隙的地帶,挑戰快速通過,解說員又在旁邊打趣地說,小心喔,一不小心就會有人中大獎喔!
果不其然,在一陣兵荒馬亂,尖叫聲此起彼落中,不少人踩空,我也不小心一隻腳陷入深處,所幸旁邊有人將我拉起,大家就在你拉我、我拉你下完成挑戰。
活動結束時已近傍晚,附近光害很少,大家在微光下擠在小水龍頭前洗腳丫,都隨便沖沖而已,也不知道洗淨了沒有,一直到回到有光的地方,才發現腳上其實還黏著一堆泥巴,嗯,頑強的泥巴。
那是去年最後一天的行旅。但直到現在,水上草原仍一直不斷輕柔地浮現在我的腦海,在某些時間空隙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