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日本賞梅記 (下)

9

文/陳牧雨
御津自然觀察公園之
世界梅園
位於兵庫縣御津自然觀察公園的世界梅公園,所謂世界梅園是因為這裡種有來自日本、中國、台灣、韓國等各地的梅花,有三百一十五類不同品種,共一千二百五十株梅花。
我們從停車場往公園裡走,沿途兩邊早已開滿紅的、白的等等各式梅花,在晨風中飄盪著陣陣清香迎接我們的到來。穿過進園大道,進入園區,讓我們驚訝的是映入眼簾的,除了滿山的梅花之外,還零散的座落著幾個中國式建築,以及中式的庭園設計,簡直讓人誤以為還未出國,真不敢相信已置身日本。
「尋梅館」這個中國宮殿式的建築裡,收集許多梅花的資料,可在這裡查詢並瞭解有關梅花知識。可惜,我們來的時候,大門深鎖。不過,門口有一副木刻對聯,上聯是「鐵幹凌寒神韻清逸」,下聯是「冷馨致意標格矜高」,根據聯上的落款,撰聯者為施奠東;而由馬世曉書寫於杭州,時為壬申八月,推斷應是一九九二年。
「尋梅館」的旁邊有一個小水池,池邊種了幾棵梅樹,水面則布滿了落花。花落水流,原本就令人想起傷感的春之遲暮,同時也在提醒人們,繁華終有落盡的一天。
整個園區的中心建築則是「唐梅閣」,一座中式的八角三層樓閣,當然,被四周盛開的梅花簇擁著。
另外,在繁花之間,有一座中式涼亭名為「來鶴軒」。這涼亭的亭頂有著極誇張伸得很長彎曲滑向天空的燕尾,像極了展翅的仙鶴,造型極為優美,或許這就是「來鶴軒」名字的由來吧?
由於這個梅園品種極多,園區的行政單位體貼的在每棵樹下立了品種及原始產地的說明牌。很令我意外的,居然看到幾棵來自台灣的野梅品種,花瓣粉紅色甚為美麗,可是讓我百思不解的是,我在台灣從沒看過這樣漂亮的梅花,讓人有禮失求諸野的感慨。
城南宮梅林
城南宮是京都賞梅的名所,正確地說,梅林是在城南宮的神苑,進這區必須買票。園裡有各種顏色的垂枝梅和鮮紅的山茶花,是它的特色。
我發現日本人很喜歡垂枝梅,據說是因為日本古代有和詩這樣描寫著:「櫻花有梅花的香氣在柳枝上開花」。櫻花沒有梅花的香氣,柳則有梅花沒有的柔媚,所以日本人就特別喜歡這種把櫻、柳、梅的特色合而為一的垂枝梅。
山茶花在日本被稱之為「椿」,在蕭瑟的寒冬裡,山茶花的鮮紅顯得特別耀眼。以前我並不喜歡山茶,原因是在台灣看到的山茶花,凋謝時不離枝,黏在樹枝上,有點像垃圾般的又髒又醜。然而,日本的山茶花不同,凋謝時整朵一起掉落,有武士斷頭的悲壯感,而且掉落後都還保持豔紅如血的色澤,所以也是日本人喜好的花朵之一。
這裡的每一棵梅樹,樹底下都立有一面寫著日本詩歌的牌子,可惜我不懂日文,但可感受到日本人的文雅與用心。
同時,園方在許多山茶花下,特地培植一地蒼翠的青苔,當鮮紅的山茶掉在綠苔上,紅綠的對比下,營造出很美的色彩饗宴,真是視覺的一大享受。
城南宮還有一個特色,據說每年春秋兩季,都會舉辦曲水之宴。我們沒有躬逢其盛,但是,我們看到梅林之間有一條彎彎曲曲人工小水道,上面立個牌子寫著:「曲水之宴遣水」,我不懂日文的「遣水」是什麼意思,但從這個立牌可知這裡就是舉行曲水之宴的所在。
所謂曲水之宴,當然是源自於王羲之蘭亭序所述的曲水流觴的典故。又是一個令人感概禮失求諸野的例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