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國學談】黃眉童兒大戰文豪魯迅

5

文/曹珊
黃眉童兒假佛成精,孫悟空及諸神在它手上吃盡了苦頭,可見這怪是個狠角色。直到笑和尚收殄這精怪,亦未露出其原形,這反常之舉,更令人好奇這妖是哪方怪物?何處精魔?
民以食為天,飲食習俗可窺該地民風。當孫悟空問笑和尚有何法子收服這小雷音妖怪時,彌勒笑道:「我在這山坡下,設一草庵,種一田瓜果在此,你去與他索戰。交戰之時,許敗不許勝,引他到我這瓜田裡。我別的瓜都是生的,你卻變做一個大熟瓜。他來定要瓜吃,我卻將你與他吃。吃下肚中,任你怎麼在內擺布他,那時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兒,裝他回去。」
孫悟空按照彌勒佛之計策,向黃眉童兒索戰,佯敗,引那妖怪至西山坡下,書中這般寫道:行者見有瓜田,打個滾鑽入裡面,即變做一個大熟瓜,又熟又甜。那妖精停身四望,不知行者那方去了。他卻趕至庵邊叫道:「瓜是誰人種的?」彌勒變作一個種瓜叟,出草庵答道:「大王,瓜是小人種的。」妖王道:「可有熟瓜麼?」彌勒道:「有熟的。」妖王叫:「摘個熟的來,我解渴。」彌勒即把行者變的那瓜,雙手遞與妖王,妖王更不察情,接過手張口便啃。
這怪好吃西瓜,西瓜則露其底。那麼,什麼動物喜歡吃西瓜呢?魯迅在〈故鄉〉這篇文章中說他回老家,遇到了兒時玩伴閏土,不禁回憶起兒時之樂,少年閏土邀請魯迅夏天去他們家玩,與他還有他爹去看管西瓜。
魯迅下筆道:「管賊嗎?」「不是。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個瓜吃,我們這裡是不算偷的。要管的是獾豬、刺蝟、猹。月亮底下,你聽,啦啦的響了,猹在咬瓜了。你便捏了胡叉,輕輕地走去……」我那時並不知道這所謂猹的,是怎麼一件東西──便是現在不知道──只是無端地覺得狀如小狗而很兇猛。 「他不咬人麼?」「有胡叉呢。走到了,看見猹了,你便刺。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來,反從胯下竄了。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
猹,在閏土的口中是「伶俐」、「皮毛是油一般的滑」,而魯迅對猹的印象則是「狀如小狗而很兇猛」,其性好瓜果。可以說,猹的特性與黃眉童兒無異。
魯迅此文發表之後,許多人好奇這猹到底是什麼動物,魯迅在寫給舒新城的信件中說:「『猹』是我據鄉下人所說的聲音,生造出來的,讀如『查』。但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樣的動物,因為這乃是閏土所說,別人不知其詳。」
在江南,猹平時難見,多出沒於西瓜成熟之際,因其性敏捷,在人腿腳邊「擦囉囉」一閃而過,逃之夭夭。故吳人依據其動作,就叫它「擦擦」,乃吳地之發音,而吳方言只有音無字,魯迅生造此字亦可理解。
另外,百科上說猹就是狗獾。這有待商榷,「猹」皮毛呈黃,看似兇猛,實則唬人,人若害怕而放鬆警惕,猹則借機逃命。其之形態與「黃眉童兒」,以及與閏土口中的「猹」接近。
「猹」應該是江南某種不知名的小動物,其之真面目,還得靠動物學家去研究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