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園田居】種一畝花果夢田

14

文/洪彩鑾
童年在鄉下長大,務農的老家,靠種植蔬菜和稻田維生,凌晨得披星戴月到韭菜田採花,冬天在冰冷的溪水洗韭黃;幼小的我暗自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擺脫這無窮盡的農家女苦活。
大學北上讀書,輾轉在醫院工作21年後退休,我突然開始懷念起童年的歲月裡, 門前溪邊瓜果滿棚,晒穀場邊到處都是母親手植的雛菊、 圓仔花和雞冠花,以及怡然自得的田園生活,可惜父母離世後,老家的紅瓦屋,在都市重劃中夷為平地,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隱藏在記憶深處,農家女本色卻開始蠢蠢欲動。
三年半前,用盡畢生積蓄,購得一片芒草比人高的山谷開始墾荒,內心經常吟唱著,作家三毛寫的夢田歌詞:「每個人心裡一畝一畝田,每個人心裡一個一個夢,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不用為五斗米折腰的現代農婦,終於不用擔心都市陽台採光不足,可以盡情種植所愛圓夢了。
面對三大片斜坡, 我和老公種植了千棵金針花,期盼有天可以像六十石山一樣好風景,接著在邊界種上一大圈的藍花楹、黃金風鈴木、各種櫻花、花旗木、五彩繽紛的紫薇花、三色木蘭花,和可賞花兼採果的水蜜桃、紅肉李和熱帶大梅,希望花開滿園,吸引蜜蜂採蜜授粉,將來養蜂產蜜自給自足。
田裡也種植櫻桃、藍莓、紅棗、黃金果、芭蕉、樹葡萄、黃皮果、黃金板栗和柑橘類等新興果樹,在等待它們長大前,夏天大清早看到碩大的火龍果花爆開,心裡就無限欣喜。
好奇下我也種了原住民的三色樹豆,一整片金黃色的花開美極了,還有五彩繽紛的紅藜, 象徵多子多孫多喜氣,在第一次收成時我刻意裝盒,成了兒子提親最吸睛的伴手禮, 最近棚架上,還有對身體非常好,有來自天堂水果之稱的木鱉果,每個假日去,都很期待看它們長大。
為了經常看到繁花盛開, 我更種了可以爬藤的使君子、 紫藤 、許願藤、九重葛和各種蔓性玫瑰花,花架下面則是綿延的風雨蘭, 期盼有一天, 可以在足以遮蔭的花架下 ,聞著日本香水桂花、 紫墨含笑飄香, 喝著香甜的橫式肉桂茶,或由迷迭香、甜菊和薄荷泡的香草茶。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在夢想成真的時光中, 接受陽光洗禮的我皮膚黑了,回到家全身痠痛,但是只要看到欣欣向榮的景象,所有的辛苦都煙消霧散了。

蔓生花 圖/洪彩鑾
蔓生花 圖/洪彩鑾
火龍果 圖/洪彩鑾
火龍果 圖/洪彩鑾
火龍果 圖/洪彩鑾
火龍果 圖/洪彩鑾
鳶尾花 圖/洪彩鑾
鳶尾花 圖/洪彩鑾
三色樹豆花 圖/洪彩鑾
三色樹豆花 圖/洪彩鑾
三色樹豆花 圖/洪彩鑾
三色樹豆花 圖/洪彩鑾
木鱉果 圖/洪彩鑾
木鱉果 圖/洪彩鑾
紅藜 圖/洪彩鑾
紅藜 圖/洪彩鑾
蔓性玫瑰花 圖/洪彩鑾
蔓性玫瑰花 圖/洪彩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