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中美貿易戰 台灣如何選邊站?

7

文╱王靖(文史工作者)
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法里德.扎卡利亞,最近撰文評論指出,美國針對華為公司斷絕供應鏈的作為,有如一場大地震,也是中國大陸的「史潑尼克」時刻。直接效應就是貿易戰之外還有科技爭鋒,大有可能裂解全球化成為兩個平行的世界。
如果陷入如此這般的境域,台灣有可能迴避嗎?真的選邊嗎?除了官方禁用華為設備外,中華電信和台灣大哥大已停止搭售華為手機,這是台灣方面的拒買;台積電還賣不賣晶片給華為呢?雖然此時還能繼續出貨,明天過後呢?且就台灣整個產業生態來看,確有台商回流的情況,也會有廠商獲利;然而台灣整體經濟幾乎不可能不受衝擊,彭博新聞報導,受創最嚴重的就會是台灣。
依美國總統川普的談判性格,以及中方對原則問題的堅持,這場不是戰爭的戰爭,要在短期內收場已不可能,再從北京發表經貿磋商白皮書指責美方三度出爾反爾之後,中共《人民日報》持續批美,從相對低調轉而指責奉行霸權主義的注定是孤家寡人,更可嗅出硝煙味己趨濃烈。
從美方兩黨表現看來,還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那就是美國優先和美國第一已成共識,而這正是美國精英階層普遍感受到的霸權危機,又計無所出使然。為求排除危機,刻意採取從外部尋求具有競爭力的「魔鬼」,書市新出版的法文中譯本《美國陷阱》細說了法國阿爾斯通遭併購案的黑幕應可參考,而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正是對美國霸權最直接的威脅。
從經貿到科技戰的漫天烽火,《紐約時報》的專欄文章形容,川普正在美中之間建立一道「新世紀的柏林圍牆」,意味著美國採取的是新款隔離和市場殲滅政策,且正逼使相關國家選邊站。國務卿龐培歐明言,一邊是「西方各種價值」所建立的網路,一邊是「威權共產政權原則」建立的網路。
挑明了西方國家非得選邊不可,同時也顯現了唯我獨尊和強烈的自我崇拜。獨尊和自我崇拜可以合理推論深層的心理情境,其實是恐懼,恐懼霸權的流失,是以美方未來的攻略,將會是美中體制之爭和文化形態的較量。而這才是值得重視的現象,既有硬實力,更有軟實力的較量。
這不是危言聳聽,今年四月底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局主任斯金納公開表示,要「把中國更多地看作是長期的根本性威脅。」聲稱龐培歐的團隊正在制定一項「基於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戰之理念」的戰略。
斯金納說:「這是一場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的,面對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意識形態的戰爭。」又說:「上世紀與蘇聯的那種競爭,在某種程度上是西方家族的內部鬥爭,而現在是我們第一次面對一個強大的非白人的競爭對手。」
美國學者杭廷頓的「文明的衝突論」曾風行一時,即已隱含對非基督教文明的歧視,且有意為美國霸權辯護。從斯金納上溯到杭廷頓,習近平上月初有一段話很值得參考:「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
通過文明之間的必然衝突處理國際關係,豈不更令人怵目驚心,負面影響也更深遠。面對美國的獨霸和獨斷心態,台灣如何選邊?非得加入印太戰略圈嗎?排除台獨,台灣還有更多選項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