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個日本的美學意識】「微」之日本美學意識

5

文/黑川雅之
「少即是多」(Less is more)是非常著名的一句話,出自於近代建築大師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註❶)的名言。另外一句常聽見的話:「神明寄宿在細節裡」(註❷),這意味從建築或產品的細節中,才能體現出創作者的思想。
日本的思想或美學意識在近代給予西方極大的影響,無論是藝術或建築等各方面都有顯著的痕跡。上述「少即是多」這個之於近代建築極為重要的思想,我認為與日本美學意識的關鍵詞之一:即「細微之處體現全體」,其中「微」的思想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般而言,「細節」僅僅是「全體」的一部分,「全體」當然是一個比較大的概念,「細節」存在其中。考量個人與社會的關係也是如此,個人當然是屬於社會的一分子,無論是都市還是社會,甚至是宇宙觀,傳統的觀念都認為從大局觀的角度來窺見全貌是比較重要的事,若是拘泥於細節,反倒容易招致批判。
不過,對日本人來說,我認為這樣的思考模式反而並非平常。日本人的感性思考中,認為在個人之中有社會,細節之中含括了整體,即纖細的事物中隱含著全體性。一下就掌握住全體——並不是日本人傳統的作法,而是要從非常微觀的角度開始發想。
茶室之中有宇宙
在日本建築逐漸西洋化的進程之中,如今茶室(數寄屋)還繼承著日本建築的傳統精神。
茶室建築中隱含著數個可被視為日本美學意識的線索,其中一個線索是「主人的位置」。據我的觀察看來,主人的位置極為重要,從主人的座位往前看,首先,三到四位客人會進入視野,然後客人背後有榻榻米,當日茶會的美好主題就此展開。榻榻米的另一邊有窗戶,窗外是巧心經營的庭院視野;庭院的另一邊有植木形成的矮牆,再過去有遠山作為借景。主人位置的視點彷彿可以望向全世界,這是一種呈現放射狀的寬廣視野。
從主人座位的一個點開始連結到了世界,世界的風景從這個點開始;又或者可說世界被收斂到主人所在的這個點之中。以放射狀的方式環顧世界,結果促成整個宇宙被聚合在一個點之中。茶室之中有宇宙,又或者茶室本身就是一個小宇宙,從一個小小茶室便可以窺見世界。日本傳統之「由些微之處可以掌握全體」的思想──我認為便是由茶室的上述視線所生。
「從一個點來看世界」,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從西方文藝復興時代開始流行至近代的「遠近法」,但事實上,兩者有本質上的差異。日本的「微」的思想應該被視為「複數的遠近法」,也就是一種多視點的共存。
以日本傳統庭園為例來說明,可稱之為「回遊式庭園」,視點並不局限在一個視點,而是從任一角度切入,都可以得到完整風景之計畫式庭園。也就是說,從所有的細節各自開始,都可以掌握到全局。
細微處體現全體
在西洋繪畫的世界中,有畢卡索或布拉克等畫家嘗試以多重複合的四次元空間來跳脫文藝復興式的遠近法,構築出近代繪畫的出發點。十六世紀中葉為日本的文藝復興,上述空間與時間的多重性已然存在於當時的日本人心中。「在微細處便蘊含了宇宙」的發想,孕育了俳句的誕生,甚至是幕之內便當(註❸)等等。
李御寧(註❹)所著《日本人的縮小意識》一書中,提出以下問題:「為何日本人總是致力發展微小精美的物事呢?為什麼無論什麼東西都想朝向微小化發展呢?」不只是電器用品,現代的年輕人更習慣將所有日常用語給簡化表達。尤其是行動電話上使用的簡訊,更是產出多而又多的簡化用語。這個簡化、濃縮的才能,我想便與日本從微小細部開始放射式的觀看世界之傳統思想相關。
就像整個世界都被濃縮到茶室一般,「微小處體現全體」的思想孕育出除了幕之內便當以及俳句以外,如此精神也被應用於盆景與盆栽之中,我認為這是從一個點觀看世界,而世界最後又被歸結到一個點──世界與時間同時都被濃縮了。
(節錄自《八個日本的美學意識》,黑川雅之著、李柏黎譯,雄獅美術出版)
注釋:
❶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1886~1969),德國建築師,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知名現代主義建築大師之一。
❷神明寄宿在細節裡,日本格言。上述德國建築師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也說過類似的名言:「God is in the details.」
❸幕之內便當,此種日本便當最早出現在江戶時代後期,因在能劇、歌舞伎劇場幕間食用而稱為「幕之內便當」。由米飯和多款配菜,透過各種季節、產地食材與組合方式,色香味多角度呈現日本文化。
❹李御寧(Lee O-young,1934~),韓國文學研究學者、文化評論家,也是小說家、詩人、前文化部長,對二十世紀的韓國社會與文壇深具影響力。

嵯峨野之家(京都)。圖/雄獅美術提供
嵯峨野之家(京都)。圖/雄獅美術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