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滴回憶】粽香憶婆婆

20

文/林聆
繞路經過市場,看到好大片的粽葉,買了兩把,老闆說這可以包五斤,我才驚覺,包五斤給誰吃?自己要吃,買一兩個就能解饞,何況年紀大了恐消化不良。可是,既然粽葉都買了,就還是繼續去買齊其他的配料。
婆婆已作古多年,可是每每到了端午,看到成串的粽子,就會想起我那愛吃粽子的婆婆,想起她常常說得一口好粽。她說,糯米要洗淨後泡到大骨湯中,然後炒至八分熟,才與配料一起包,包好再入蒸籠蒸它半小時。而配料更是講究,她強調,香菇要乾煸得恰到好處,豆腐乾要爆香,醬油要適量,蘿蔔乾要切細並除去鹹味,把每一樣配料都烹煮得完美,粽子吃起來自然可口。
說她「說得一口好粽」,是因為我從來沒吃過婆婆包的粽子,應該說,從沒人見識過。因為她生了五個女兒、三個兒子,大姑長外子十五歲,長姐如母,婆婆喜歡種菜、養雞,廚房的事一向全由大姑掌理,婆婆就只是在廚房門口下指導棋。可是依據她挑菜的水準,沒人敢懷疑婆婆的能力。她挑揀番薯葉時,每段綠梗都是柔嫩異常,沒有一點綠皮;挑揀長豆絕不用刀切,總是用手折斷,說是斷所當斷,豆子才不會被切半犧牲。
總之,剛結婚時,由一個自由自在煮食三餐的家庭,進入婆婆注重細節的「監視網」,總覺渾身不自在,想必,她也容忍我許多。我常調侃外子:「說你家比我們窮,我才不信!窮還這麼講究。」外子則回我:「我們就是家無恆產,才會這麼珍惜食物。」然後又補一句,「窮也要窮得有尊嚴啊!」
還好,婆婆跟我一樣喜歡吃非常Q彈簡樸的客家粽。唯一不同的是,我喜歡把配料分散各處,處處有驚喜,而婆婆喜歡餡料集中,我總會依她喜好包個一串,討其歡心。而每每打開粽葉,看到有稜有角的粽子,她都會像看到珍寶般幽幽地說句:「想不到,會教書還會包粽子!」然後滿足地雙手捧著就吃將起來,那就是她給予我的最大讚美。
婆婆看我教書、育子兩頭燒,簡直忙翻了,可是又很想吃粽子時,就會告訴我:「今年阿德的糯米是新米喔!我買了五斤。」或者,「市場阿秀的粽葉很漂亮!」暗示我「該包粽子給我吃了」。婆婆知道,我一定會滿足她,因為我自己也愛吃粽子!
所以我決定,今年再包二十個餡料集中的素粽,去祭拜我那愛吃粽子的婆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