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誰逼這些老人走上街頭?

19

文/葉毓蘭(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上個周末,朋友從法國傳了訊息給我,告訴我他八十四歲的「老」母冒雨穿紅衫上凱道,「居然一早出門,晚上七時才回到家。」次日我在報上讀到,上街的民眾中還有將近百歲的人瑞,才知道原來她只算得上是輕熟女,年紀不算大。這些擠在人群中的耄耋長者,有些身上還帶著尿袋、插著鼻胃管,由家人推著輪椅前來,有人生怕自己的聲音壓不過年輕人,一筆一畫的將訴求寫成大字報,掛在胸前做個大看板,告訴所有人「我是不死老兵,今年九十七」。
法國的朋友又告訴我,「其實家母沒那麼熱中政治,是一直氣不過做了一輩子安分守己的公務員,被講成米蟲,只要能讓民進黨下台的機會,她都要表達長輩的怒吼。多年來台灣都吹捧年輕世代不敢得罪,長輩對國家社會的默默付出被汙名扭曲,實在很令人疼惜感慨。」
可不是這樣嗎?這幾年因為年金改革的衝擊,許多本來應該要在家裡含飴弄孫、頤養天年的老人,卻為了長日將盡的晚年惶惶不安,紛紛走上街頭。
日前,有參加總統初選的參選人後援會在四大報頭版刊登半版廣告,批評民進黨政府將退休軍公教警消視為「米蟲」,引來府院發言人聯手反駁,指稱政府或民進黨從未稱退休軍公教警消為「米蟲」,這樣的仇恨言論是製造社會對立云云,要求該參選人道歉。
或許政府與執政黨從未在正式的公文書上,稱退休軍公教警消為「米蟲」,但是在政府推動年金改革過程中,透過政客、媒體和名嘴的冷嘲熱諷,對退休軍公教人員烙印上「既得利益者」、「貪婪」、「米蟲」、「肥貓」等汙名;其中之最者,當屬立委段宜康,不僅形容退休軍公教「自私自利,厚顏無恥的人還在對抗改革」,還揚言「包圍愈多次,會不會砍得更凶呀」。
正因為執政黨以鋪天蓋地的宣傳,讓軍公教開始以「反汙名、要尊嚴」為名走上街頭,民進黨立委許智傑也呼籲民眾不要罵軍公教「米蟲」,因為「軍公教是國家社會安定的主要力量之一,任何國家都不能沒有軍公教。」但顯然許智傑的聲音太過薄弱,並未喚醒該黨同志的良知。
蔡英文總統最沾沾自喜的改革政績,讓台灣與大同世界的理想愈行愈遠:使原來透過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是希望能達到「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大同世界,萬萬沒有想到台灣民主施行多年的成果,卻是背道而馳。
對許多將人生奉獻給國家的軍公教警消而言,退休金是延後給付之工資,並非恩給之年金。但是在執政黨故意以「年金改革」之名誤導社會大眾,退休軍公教警消被羞辱成「吃不知飽」的米蟲,臨老受此羞辱,自是無法承受之痛。
去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慘敗,當時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檢討報告中,就提到「改革做法引發重大爭議和不滿」是敗選原因。年金改革不僅有重大爭議,更有違憲之虞,因其溯及既往侵害軍公教之退休金,並未設有合理的過渡條款或補救措施。
政府實在不能再坐視愈來愈多的老人家走上街頭,更不能任由政客以世代對立進行仇恨動員,撕裂台灣。惟願大法官能夠發揮道德勇氣,在釋憲案中,能夠為這群退休軍公教警消,重拾「老有所終不是夢」的安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