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間驗證 心地工夫

19

文/覺多
當今人間佛教有修行嗎?每天「忙」著工作、「忙」著照顧會員、「忙」著助念、「忙」著招呼信徒、「忙」著連絡事務、「忙」著宣傳各種獎項……等,好像「忙」字,一直圍繞著生活。檢視修行之路,我真的只是在身「忙」而不是心「盲」嗎?每時每刻的起心動念,是否受到外在時空環境影響而牽絆?心念到底在那裡呢?心能安住不為所動嗎?如何尋找心的目標與方向呢?
《金剛經》一開始提到:「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鉢,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鉢。洗足已,敷座而坐。」
佛陀在二六○○多年前,也跟我們一樣過著接地氣弘法利生的人間修行生活,穿衣、走路、拖鉢乞食、吃飯、洗腳、登座說法。在外相上,我們每天也是如此,但是不一樣的是──一切不住內在心念。佛陀沒有揀擇地拖鉢乞食,一個人家接著一個人家,不因富貴、不論貧窮,平等以待;佛陀沒有分別地穿衣、走路、吃飯、洗腳、登座說法,念念當下,時時覺察,清楚分明,而不迷惑。佛陀以般若的心,觀照所面對的外塵,不染著、不分別妄想顛倒與執著、不患得患失,只是清清楚楚地觀照、覺察事實真理。佛陀的心在面對境界來時,不追憶過去,不貪著現在,不幻想未來,只是老老實實地活在當下。
與佛陀不同的困難之處在於當我們工作時,心想要去招呼信徒;招呼信徒時,又想著要連絡事務;助念時,又擔心沒有宣傳獎項……等等,從來沒有好好安住在當下的一件事。因此,我們的心永遠是動盪的、不安穩的,永遠輪迴在過去、現在、未來中漂浮不定。又或者執取於某一件事,像陀螺一樣地在原地旋轉踏步,看不開、放不下,更不能跳脫心的枷鎖。
在人間佛教的修學過程中,我們必需要先面對自己的心。讓心安住在每一個當下,不憶過去、不住現在、不妄未來。工作時就是工作、照顧會員時就是照顧會員、助念時就是助念、招呼信徒時就是招呼信徒、連絡事務時就是連絡事務、宣傳各種獎項時就是宣傳各種獎項。只在於身「忙」而心不「盲」,因為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明明白白地專注在每一個念頭中,時時刻刻照顧好自己的起心動念,這又何嘗不是最大的修行呢?
當我們沒有把自己的心放在菩提道上,我們會以為自己的心已安住了,很有修行了。但是,當我們出門弘法,面對大眾時,突然發現:我怎麼那麼容易生氣?我怎麼會那麼沒有耐心?此刻已然,唯有藉事才能練心,勤修戒定慧,增長菩提道心,動靜一如,才能安住大乘心,開起般若智慧之門。唯有在人間的沙場上,邁向菩提大道,才能驗證心地工夫是否已成熟。
人間佛教的修行不僅僅在禪堂內、也不單單在念佛裡,就在每時每刻的當下。我們隨時都要面對挑戰,我們隨時都在接受考驗,這才是真功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