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孫心結】求名與求官

5

文/張怡微
生於洞天福地而不自知,非要向外出走尋找生命意義,也許是孫行者命定的苦行。而因不死之欲望而起的出走,也令他緩慢地展開了社會化的旅程,跌跌撞撞地進入了艱辛的成人之旅。而這一旅程,是伴隨著「求名」展開的。
孫悟空最早接觸的「他者」,混世魔王、東海龍王與十代閻王,他們都不認識他。孫悟空自大,菩薩曾說他:「專倚自強,那肯稱讚別人?」(第十五回)實際上到了取經路上,孫悟空已經不那麼在意別人是不是認識他了,或許這也是一種成長的體現。
魔王只因奪了他的水簾洞府,自然認他作「水簾洞洞主」。孫悟空說:「這潑魔這般眼大,看不見老孫!」但魔王說了實話:「你身不滿四尺,年不過三旬,手內又無兵器,怎麼大膽猖狂,要尋我見什麼上下?」孫悟空在那一場勝仗之後,回花果山就開始模仿起王權結構建立了猴界秩序。他甚至開始訓練小猴武功,為他們奪來兵器,他比初當「美猴王」時更知道怎麼稱王。
待到見龍王時,龍王所見的孫悟空應與魔王無差,但龍王顯然道行更深,他很謹慎,不親自處置不知來歷的仙怪。所以他一邊唬弄孫悟空,捨寶物求一時之安,另一方面他和三海龍王商議,啟奏上天。
孫悟空鬧地府時,十代冥王也不認識他,只說「上仙留名」,但孫悟空已經知道問他:「你等是什麼官位?」十王躬身,於是鉅細無遺地將自己的身分告知孫悟空:「我等是秦廣王、初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閻羅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轉輪王。」
地府還有一個好處是,所有的人他們都有賬可查,他們不認識的人,查了就能知道誰是誰,甚至知道他還能活多久。孫悟空大鬧地府,篡改生死簿,破了這個規定。
從孫悟空的角度來說,入海、入冥兩個遭遇,讓他了解了在這個世界上,無官無位就沒人認識他。孫悟空始知,「名」的權威授受在於天界那個至高無上的象徵,也就是玉帝。想要讓三界知道自己是誰,就不能再自稱自號。恰好太白金星向玉帝提出招安他的建議,這就有了後來的故事。
這一時期的孫悟空認為「名」就是「官」。他上天求職,又對弼馬溫的職位不滿,大吵大鬧,非要玉帝封一個「齊天大聖」的名號給他。太白金星對玉帝說,就許他一個虛名,讓他安分,哄小孩一般。
孫悟空果然開心得很,他不知官銜品從,也不計較俸祿。所謂「仙名永注長生籙,不墮輪迴萬古傳」。縱使在天界沒薪水領,但好壞入了籍,眾天丁不再敢攔他出入。《西遊記》這些細緻的規定十分具有深意。
事實上,真正讓孫悟空出名的其實是「大鬧天宮」。取經路上只要是上界下凡的仙怪,大多曾聽過孫悟空。但他還是不斷地介紹自己的威名,畢竟還是有很多妖怪不認得他是誰。不僅如此,豬八戒還曾說:「你這誑上的弼馬溫,當年撞那禍時,不知帶累我等多少!」(第十九回)為五百年後兩人的不睦埋下了伏筆。
(摘自《人間西遊──《西遊記》裡的世道、人生與情難》,大家出版)
【作者簡介】
張怡微
復旦大學哲學學士、文學碩士,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現執教於復旦大學中文系。入圍上海文學藝術獎之上海青年文藝家培養計畫、第十一屆華語傳媒文學大獎年度潛力新人。作品曾榮獲2014年紫金「人民文學之星」散文大獎、2013年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組首獎、聯合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組評審獎、台北文學獎散文首獎、2011年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高級組冠軍、2010年時報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第三屆《上海文學》中篇小說大賽新人獎、第六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等。著有長篇小說《你所不知道的夜晚》、《夢醒》等,中短篇集《櫻桃青衣》、《哀眠》等,以及散文評論集《新腔》、《雲物如故鄉》等二十餘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