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深處】蟄伏

19

文/何佩梅
午休時分,全校都沉浸在靜謐的氛圍中,時間似乎在此凝神暫歇。教室裡一張張酣睡的面孔,教室外掛著綠色臂章的糾察隊們,正以銳利的鷹眼,逐間向裡面掃描,並在手邊的本子上打下分數。
我蜷曲在廁間,以氣音背誦著英文。昨晚在寫完三張數學考卷,背完歷史年表後,不知不覺趴在桌上睡著,醒來時已是上學時分。待會兒就要考英文默寫,那一長串各式各樣如符號般的豆芽菜,在白紙上冷冽的蹲著。我聽見自己的心臟冰蹦的跳著,一遍又一遍反覆默背,深怕漏掉一個字。開學時,老師發了這本「英文作文100篇」, 現在已默寫到第五十篇,我集了四十九個一百分,有別於測驗卷經常慘遭不及格的命運。
時間一分一秒的滑過,我仍背得坑坑巴巴,在十度的低溫下,我竟發覺自己手心冒汗,口裡痴痴傻傻的念著幾乎聽不懂的語言。忽然,上課的鐘聲清亮的響起,我抬起頭望向高高的窗口,窗外櫻花在風中細碎叮嚀的飄搖,彷彿訴說著:「干卿底事!」
為期三十分鐘的蟄伏,我躲過糾察的逡巡,卻躲不過良心的責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