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寶】老媽的半畝虛榮

8

文/馬海霞
我媽今年七十二歲了,身子硬朗,做飯、女紅,我比不了她;挑水、翻土這些重體力勞動我也甘拜下風;上樹摘棗、踩梯子爬屋頂……呃,這些嘛,都是我在下面負責安全,我媽衝鋒陷陣。我媽勞動慣了,勤勞吃苦的品德狠甩我幾條街。
七十歲那年,我媽從清潔員工作上「退」下來。這個「退」是辭退,因為清潔員年齡上限是七十歲,若沒有年齡限制,我想我媽會一直幹到拿不動笤帚。我們兄妹三番兩次不讓她做了,說生活費我們三人平攤,但我媽就是不聽。她說,掃地又不累,還能散心,比在家裡蹲著強。其實我媽就是貪財。
我媽還很虛榮,幹什麼也想讓人豎起大拇指稱讚。
當清潔員那會,村裡有四位清潔大媽,就數我媽掃得最乾淨,而且她還超範圍工作。有幾位獨居老太太,兒女住得遠,有啥事讓我媽看到了,保證上前幫忙。
為此,我媽深得村裡老太太喜歡。八、九十歲的老人家,喊一聲「小李」,我媽樂得臉上開了花,垃圾幫人家從廚房掃到院子裡,再從院子裡運到垃圾箱內。我媽若下班了還回不了家,不用問便知,肯定在幫哪位老太太幹活呢!
我媽就喜歡別人誇她個「好」。我媽手巧,織了不少帽子,一位老太太送一頂,回來笑嘻嘻跟我講,誰誰誰又誇她了。我媽不做清潔員後,聽說幾位老太太還很捨不得,我媽說:「放心吧,我還會經常來看你們的。都在一個村裡,我騎著電動車,兩分鐘就到了。」
我媽賦閒在家兩日,閒得渾身難受,扛著鋤頭在家門口開墾了半畝荒地,每天四點不到便起床,到村頭河溝裡挑水澆菜。我媽說,一天她能來回挑個五十次。我說:「家裡有自來水,接上水管就行。」我媽說:「水不用錢呀?」「那能花多少,水費我來出。」我媽支支吾吾說:「不是怕花錢,是自來水有加氯,對蔬菜不好。」我媽窮日子裡過來的,其實她就是捨不得水費。
我媽是務農的好手,整天在半畝菜園裡繡花一樣地勞動,種出來的菜鮮亮亮、翠生生的。家裡吃不完,她每天都把一籃子的菜揀乾淨後,送去給村裡的老太太。我勸我媽少種點,夠自己吃就行,年齡大了,幹活別太累了。我媽不聽,今年又擴大了開墾面積,說:「吃不了送人,送誰誰都誇我。」
看著我媽起早貪黑地在菜園裡忙碌,我們兄妹瞧著心疼,深究這背後的理由,其實她就是圖虛名。那天,我和我媽聊天,一針見血指出她的問題所在,我媽反駁說:「圖虛名怎麼了,我樂意。別人誇我一句,我能開心半天,比吃什麼保健食品都有用。」
細瞅我媽的精神狀態,我是自嘆不如。看來,行善必有善報,而這個報答並非他人的實際饋贈,而是做好事,自己心裡便舒坦。我媽常說,她愛幫助別人,喜歡與人分享,這是一種修行,她修得自己沒病沒災。
上個周末,大哥召集我們兄妹都去我媽的菜園幫忙。大哥一向反對我媽種菜,私下戲稱她那塊地是「半畝虛榮」,這次怎麼突然開竅了?大哥說,上個月侄女相親,男方託人打聽,結果都說老媽人品好,她家的孩子錯不了,男方父母請大哥一家人吃飯,酒席上還特意提起這件事。看來,好的家風,惠澤幾代人。
好吧,就一起幫老媽種菜,將家風發揚光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