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奕格 歌聲就是最好的樂器

57

文郭士榛
從小浸淫在國樂的環境中,也隨手玩過多種中樂器,
流行樂歌手閻奕格,21歲在美國讀大學時來台灣參加《超級星光大道》踢館賽,
連五戰皆捷,並獲年度總冠軍,看似美好的起步,卻讓自己身心陷入低潮,
直到她能勇敢面對自卑,找回對音樂的熱愛……
2019年5月2日在國家音樂廳有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會,因參加第6屆《超級星光大道》踢館賽而聲名大躁的流行歌手閻奕格,第一次和編制超過51人的台灣國樂團合作,更讓她興奮又緊張的,是首度和父親──國樂指揮家閻惠昌一起出演。
演出前,「爸爸安撫我的情緒,讓我我好好享受這一次的合作,開心的唱歌,不要把一次好機會變成了負面的影響。」閻奕格坦言,第一次和爸爸合作,心情蠻緊張的,從小就期待著這一天,如今終於圓夢。
兒時期盼終於圓夢
由閻惠昌指揮台灣國樂團演出的「閻選之樂──星光藝奕」音樂會中,閻奕格與父親攜手完成三首完全不同曲風、不同語言、不同類型的樂曲,閻奕格說:「51人編制的大樂團,要按照樂譜來演奏,要配合指揮的指令,演唱的感覺比較不一樣。而小編制流行樂團,主唱比較有主導權,自由度比較高,甚至可以帶著樂隊走,兩者真的有很大差別。」
閻奕格開心的表示,從小看著指揮家爸爸閻惠昌,和古箏演奏家媽媽熊岳在舞台上演出,心中多少具備和樂團合作的概念,所以不但不感覺突兀,甚至還覺得自己有小小的優勢。
「那天演唱完,得到的掌聲令我還蠻驚訝的,內心非常的感謝觀眾,讓一位不是國樂掛的歌手,在舞台上也有一種歸屬感,不會覺得格格不入,真的很感恩很安慰。」閻奕格透露,因為媽媽擅彈古箏,當然希望有一天能一家三口同台演出。
國樂伴讀中學生活
閻奕格雖然唱的是流行樂,但強調中學時也曾對國樂感興趣,「爸爸很早就想找老師教我彈奏樂器,可是我喜歡自己摸索找樂趣,像是有一段時間喜歡二胡,就問爸爸有沒有多餘的二胡可以借我,在家沒事也喜歡吹吹笛子,甚至演唱流行樂時也會加入國樂的元素。」
閻奕格在2010年3月,參加第6屆《超級星光大道》踢館賽,創下星光史上唯一連續5周挑戰,5戰全勝的成功紀錄。同年5月,她再度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星光傳奇賽》,並於總冠軍賽奪得冠軍,同時打破網路謠言「只要參加過星光踢館賽就拿不到星光冠軍」的魔咒。
中斷學業投入賽事
「匆匆人生,獨自上路。」閻奕格坦言:凡事都是自己的選擇,「15歲以前就知道自己愛唱歌,我的樂器就是我的歌聲。那時候香港有唱片公司想和我簽約,但我想先把學業完成,所以並沒有簽下此約,但我知道遲早都會成為歌手,因為這志向我從更小就決定了。」
有趣的是,21歲來台參賽,其實並不是自己報名,而是在美國讀書的同學將錄音帶寄給主辦單位,星光大道的工作人員主動聯絡閻奕格,邀請她到台北來踢館。
小時候曾參加一些小型歌唱比賽的閻奕格,以往總想單純把歌唱好就可以了,但這一次是上電視舞台比賽,而且是每次出賽都要唱不同的歌,一兩天內就要背熟每首歌的歌詞,壓力非常的大。
求好心切壓跨身心
「我是自我要求蠻高的人,但凡事都應該適可而止,我就是因為不知道適可而止,一路衝到最後,給自己的壓力大到無法承受,導致負面情緒久久揮之不去。」再加上那時閻奕格孤身在台北參賽,父母朋友都不在身邊,無人可談心訴苦,所有不愉快都壓在心中,導致身心整個失調。
「並不是我不能退出,而是我不想退出,想自我挑戰,證明自己做得到,那我會覺得另一個自己很棒!」但為了《星光傳奇賽》能自信上鏡,閻奕格努力減胖,結果卻搞壞了身體,長達半年間,閻奕格沒辦法深眠,精神狀態瀕臨崩潰。
與憂鬱纏鬥達兩年
「當時醫生警告我,體內器官已經一個一個逐漸停止運作!再下去……」如今,閻奕格都會告訴朋友,若有任何不愉快,一定要說出來,千萬不要憋在心中,也必須知道什麼時候該休息了,要常常回頭看自己,告訴自己:今天已經比昨天進步很多了。
閻奕格開始吃中藥調理,從皮包骨44公斤暴肥至75公斤,這讓一向嚴以律己的閻奕格崩潰,硬把自己藏起來,害怕面對「以貌取人」的世界。閻奕格和憂鬱症纏鬥了兩年,直到一位香港好友發現不對勁,衝來台灣找她,硬把閻奕格拉去參加2014年一場跨年派對,讓她有勇氣面對自己的自卑。
面對自卑
終結傷害
「走進派對,所有的朋友都不敢認我,疑惑說:Oh My God!那是閻奕格嗎?」當時極度缺乏自信的閻奕格,聽到這些懷疑的言語,真的很不舒服,當下也非常埋怨這位朋友,內心既受傷又難過。可是回家睡了一晚,隔天2015年元旦,「我發現昨晚的那些評論,並沒有真的傷害我什麼,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我決定要振作起來。」
閻奕格告訴自己,「奕格,你那麼愛唱歌,你不可以打敗自己,不能就這麼放棄,應該多給自己一次機會。」她開始去報名健身房,努力找回健康,「發誓要再找回屬於自己的舞台!
愛音樂
也想去演戲
近5年來,隨著年紀增加閱歷也變廣了,閻奕格更能誠實做自己。「參加星光大道時才21歲,小女生很容易被旁邊的言論動搖,比較沒主見,也沒自信,但那場病讓大家看到我脆弱的一面。我不需要再隱藏自己其實是一個正常人,有優點也有缺點,當我不再害怕,就可以誠實又快樂的做自己,不再病態的去接受社會價值的美。」
除了性格上不再把自己框住,閻奕格坦言自己對音樂也很「貪心」,希望可以駕馭不同曲風,凡是流行歌曲、藝術歌曲、歌劇、音樂劇,搖滾電子音樂、爵士等等,她都很感興趣。「所謂演唱演唱,表示歌手不但要會唱各種不同形式的歌曲和曲風,也要會調整心態去演別人,這是唱歌人的心態,所以未來我也想多嘗試戲劇工作,讓人生有更多可能性。」
閻惠昌 閻奕格 父女情深
少數能跨界流行與古典音樂的美聲歌手閻奕格,是國樂指揮家閻惠昌的掌上明珠,他們父女情深,閻惠昌可以如數家珍敘述女兒的學藝之路,2010年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打開知名度,2011年以《我的花園在微笑》音樂專輯入圍第22屆金曲獎傳統暨藝術音樂類「最佳演唱獎」。
在北京出生的閻奕格表示,從小家境不好,曾隨著父母的工作四處遷徙,3歲搬到新加坡,11歲遷去香港,18歲到美國念大學。但因父母始終呵護有加,閻奕格在20歲以前都不知家裡環境差,只知道爸媽拚命兼差,忙得沒時間照顧她。
「他們連搭公車的錢都會省,偶爾也會少吃幾餐。」父母盡力讓她與其他孩子站在同一起跑點,卻也因此犧牲親子相處時間,她每天都在不同的阿姨家度過,造就她獨立的個性,外人稱她是「女漢子」,但沒人了解她其實愛哭、愛小狗小貓,也愛粉紅色。
小時候閻奕格較常和媽媽在一起,「但爸爸下班後,會陪我練鋼琴或是播音樂給我聽。印象最深刻是,我常會去聽爸爸的音樂會,爸爸給我的印象,就是舞台上讓人仰慕的偶像,自己則是上台獻花給爸爸的小花童,回到家中他又是很慈祥的父親……」
閻奕格從小顯露完美主義,爸媽不要求她課業多好,但她卻想用好成績吸引他們注意,「他們要我做我想做的,可是我太想要他們注意我了,所以課業表現一直都很好。」長大之後,「想念父母親的時候,我會上youtube 找父母親的演奏錄音來聽,感覺父母親都在身邊。」
其實,閻奕格當初跟爸媽說自己將來要唱歌,他們是反對的,因為他們深知當藝術家非常辛苦,生活也不是很穩定,總希望孩子能找到一個安穩的工作。當時閻奕格為此寫了一封信給父母,告訴他們自己一定要唱歌。閻惠昌夫妻後來發現女兒是真的對歌唱有興趣,並不僅是明星夢,便主動聘請一位香港名師梁月玲教女兒唱歌。而這時,閻奕格也不過才11、12歲,就確立了日後的人生方向。
如今安居在台灣的這一對父女,很喜歡台灣。閻奕格說:「台灣的人文環境素質佳,人也很親切。」跟北京、新加坡、香港、美國比起來,台灣人不會只看妳長得好不好看,而是會看妳唱得好不好,這讓閻奕格真心相信自己的才華受到肯定。

閻奕格等待七年才發行首張專輯。圖華研國際音樂提供
閻奕格等待七年才發行首張專輯。圖華研國際音樂提供
和父母合照,期望有天一家三口同台演出。  圖華研國際音樂提供
和父母合照,期望有天一家三口同台演出。 圖華研國際音樂提供
國樂指揮家閰惠昌指揮台灣國樂團和女兒閰奕格首度同台演。圖華研國際音樂提供
國樂指揮家閰惠昌指揮台灣國樂團和女兒閰奕格首度同台演。圖華研國際音樂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