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寶 桑

15

執筆人:路寒袖(作家)
台灣可能是全世界文學獎最多的國家,一些民間企業、團體、學校主辦的不說,光是各縣市政府就都有自家的文學獎。
然而眾多的文學獎中,「全國學生文學獎」是別具特色者之一,顧名思義它的對象是全國學生,此一影響深遠的文學創作競賽由台中的明道中學於1981年創辦,至1989年,停辦2年,當時的文建會察覺到該獎雖只辦了9屆,但獎勵創作人才的績效顯著,因而鼓勵明道續辦,並提撥經費予以補助。後來陸續有民間企業加入贊助行列,2008年國立台中圖書館(今之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也成為夥伴之一,為獲獎作品進行數位典藏。
此獎剛開始時以大專為主,設新詩、散文、小說3組,及高中生散文,共4組。之後幾經擴充,逐漸增設高中小說組與散文組,國中散文組與新詩組,至第31屆(2013年)主辦單位衡諸坊間及各院校於鼓勵大專學生的獎項眾多,且大專生的創作水準足與一般成人匹敵,認為資源應集中更有效地挹注於國、高中的創作人才,乃讓大專組功成身退。這一年,也改名為「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將鼓勵範圍擴至全世界。
「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37年來共吸引了48303篇作品參與競逐,聘請了54位作家、學者擔任決審委員,選出1682人次的得獎者,共頒出2063.2萬的獎金。從這個獎起家出身、現已成名家者如過江之鯽,信手拈來:渡也、柯翠芬、焦桐、林央敏、楊翠、林黛嫚、簡媜、蔡素芬、唐捐、陳克華、郭強生、許悔之、李進文、孫梓評、鍾怡雯、駱以軍、楊佳嫻、凌性傑、朱宥勳……等等。
我擔任「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的決審委員,超過20年了。近年來參與的是國中散文組,年年捧讀這些青澀卻又活力內蘊的文章,有時不捨有時感動,今年的作品更是別具特色,在進入決審的18篇作品當中,有5篇來自同一所學校,它是台東市的寶桑國中,而評審結果竟有4篇獲獎。
但我必須老實承認,在此之前我根本不識寶桑為何物。
一所地理位置相對偏遠的國中,初試鶯啼(之前未見他們獲獎)竟能在如此激烈的華文創作競賽中脫穎而出,而且大獲全勝,只能以奇蹟形容了,我當然知道甜美果實的背後是揮拭不盡的汗水。
寶桑的4篇得獎作品中有3篇的題材是原住民,反映出該校學生的多元族群。其中一篇〈亡語〉,呈顯出原住民語言流逝的危機,作者回部落參加姥姥(曾祖母)的告別式,因而體悟到族語即將隨著姥姥被埋進墳墓了,但葬禮後回家,日子根本不會因此而有所變化,隱含著深沉的無力感。
另外兩篇是〈年祭〉與〈島嶼島〉。前者反思部落傳統文化面對現代化、工業化時的沉淪,年祭為了方便、媚俗,捨棄古調,改播突兀的流行歌曲;具文化意涵的陶器則被豔麗的塑膠器皿取代。〈島嶼島〉較不沉重,以輕鬆的筆調寫蘭嶼達悟族的生活,文字幽默,敘述生動,尤其模擬原住民講漢語的口氣特別傳神。其標題亦頗具巧思,可理解為:島嶼(台灣)的島嶼(蘭嶼),兩者具從屬關係。諧音則可解讀成:島(台灣)與島(蘭嶼),兩者為對等關係。
這些參加文學獎的寶桑國中學生固然可愛可敬,但我相信,必然先有一位或數位熱情、用心的老師無怨無悔地引領與推動,才可能挖掘出學生的潛能,進而讓他們嶄露頭角,這些默默付出的文學導師可說是維繫文學命脈,甚至發揚文學精神的幕後功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