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聚海無量】 蘇東坡的三世五祖緣

5126
蘇東坡於〈南華詩〉中寫道:「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這詩其實就是東坡居士說到自己前世曾是一位五祖寺的僧人,這段三世因緣,要從三人同做一夢說起。圖/趙啟超

文/妙熙

十年光景,二度重遊五祖寺,寺景環山,恢弘壯觀,一座現代化道場,矗立湖北黃梅。

住持正慈法師卻選擇一條古徑,那是一條塵封已久、隱身於蒼天古木之後,無數參禪者求東山法門的必經之道。

途中,有條下山岔路,正慈法師順勢說法,這是當年五祖弘忍大師密授衣缽予惠能後,為避追殺,夜送惠能離開的山路。如今小徑蔥蔥郁郁、禪意幽幽,祖師傳法的肅然,已成追憶。

沿古徑上五祖寺,有座千年石橋,入口處刻有「放下著」三字,意味進入此橋,須放下世俗功名利祿,方能身心脫落。

石橋,猶如一座車廂,四周封閉,僅露透光之窗,多了幾分神祕。不稍幾步路,有股莫名觸動,像穿越電光石火,直覺告知,這是我曾經走過的道路,和祖師一樣放下紅塵煩擾,不顧一切發腳尋師,成為一名五祖寺的僧人。

走著走著,不禁為仍原地踏步的自己,頓覺無限感慨,熱淚莫名,在幽暗橋內,順溪流下。

五祖弘忍大師弘揚《金剛經》,樹立東山法門,傳法僧人無數,出了一名影響中國佛教甚深的六祖惠能大師,也出了一位中國文學巨擘蘇東坡。

蘇東坡於〈南華詩〉中寫道:「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這詩其實就是東坡居士說到自己前世曾是一位五祖寺的僧人,這段三世因緣,要從三人同做一夢說起。

宋元豐七年,蘇東坡的弟弟蘇轍和雲庵禪師、聰禪師同遊筠州高安。一日,雲庵禪師夢見三人出城門迎接五戒和尚,夢境清晰,歷歷在目。清早,還不及開口,蘇轍和聰禪師竟都不約而同地說,他們也做了相同的夢。

翌日,即收到蘇東坡書信──「已到奉新,正前往高安路上。」

三人直奔城外建安寺迎接,並分享三人同夢異事。沒想到,反觸動了東坡居士說起一段往事——他七、八歲時,曾夢見自己是一名和尚;母親剛懷孕時,也夢過一名風姿俊朗的僧人,卻瞎了一隻眼。

一旁的雲庵禪師說:「五祖寺的戒和尚是陝右人,也是一隻眼睛失明,曾遊化高安,圓寂至今五十年。東坡先生今年四十九,諸多現象看來,肯定是戒禪師轉世。」

這位戒禪師是一位在五祖寺修禪而大徹大悟的出家人,悟境雖高,但因一念之差,犯了色戒,師兄明悟和尚於定中,以神通看破,使得戒禪師十分慚愧,便坐化離世。

師兄明悟和尚預見五戒投胎之後,恐毀謗佛法,將難以超脫。他愛之深責之切,坐化發願度化戒禪師,明悟和尚即是許多蘇東坡著名典故中的佛印禪師。

有一回,蘇東坡言帶譏諷,對佛印禪師說:「禪師啊!你看古代有說『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為什麼將『鳥』與『僧』相對呢?」

佛印禪師淡然回應:「就如同今日你東坡居士與我佛印和尚相對啊!」若說蘇東坡是大文豪,佛印禪師總能與他機鋒相對,其文采與境界也非一般呀!

東坡居士晚年參禪念佛,世壽六十六。之後轉世為明朝湖北的袁宏道,保有悟性與不凡的才華,但不再鋒芒銳利,反倒沉潛修行,以淨土為宗。弟弟袁中道於定中看見過世的袁宏道,已往生極樂世界。

五祖寺石橋的「放下著」是放下身外的名與利,更是放下心內的貪瞋痴。走出石橋,另一頭寫著「莫錯過」,宛如當頭棒喝,戒禪師大悟之後,錯過一念,轉世蘇東坡,東坡居士縱然才情卓絕,亦無能解脫。

前世,我已錯過五祖寺;今生再訪,僅是一名訪客,匆匆來又匆匆去,更待何時莫錯過!

五祖寺之古石橋圖/趙啟超
五祖寺之古石橋圖/趙啟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