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川普與習近平的議題選擇

7

執筆人:高惠宇 時事評論員
香港逃犯條例「反送中」抗議活動最高潮時,有記者問川普意見,川普事不關己地回答:「我相信他們會找到解決方法(They will be able to work this out)。」
這合乎川普一向的心態,他只管能不能從每一個目標國賺到錢,至於各該國家是否重視民主或人權,川普毫無興趣。
與北京交往如此;與霸道的沙烏地阿拉伯交往如此;與走民粹極右路線的幾個東歐國家也如此;甚至與北韓來往,不也是希望節省在南韓的軍事花費,還能進入未來北韓開放的市場?
經過幕僚提醒,他才想到月底在日本大阪的G20峰會中,萬一與習近平在貿易問題上全無交集,香港百萬人上街頭抗議「送中」事件,應該是美國向北京提出討論的好話題。
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允許回歸後的香港繼續享受貿易優惠,承認香港特區護照,並允許香港採購敏感技術。但政策法規定,如果美國總統認定香港不再享有「足夠自治」(sufficient autonomy),總統有權中止這項法案。
美國官員在香港警察以警用工具驅離示威人群,造成受傷與逮捕後,強調如果有大陸的軍警進入香港,對示威者使用暴力,美方將考慮制裁。
這名官員還說,中美貿易談判的情況也可能會影響美方對香港事態的反應。 也就是說,美國政府有意將香港地位問題與中美貿易戰結合在一起,進行通盤考慮。
1997至今,香港社會曾發生了數起大規模示威和占領活動,也曾引起國際矚目。但與5年前的占領中環和「雨傘運動」相比,大陸目前面臨的國際形勢,最為詭譎。在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香港政情的發展,經過美國帶頭挑戰,有可能會給中國政經形勢帶來深遠影響。
進行了快一年的關稅戰和貿易戰,讓過去30年在經貿上自然分工的中美兩大經濟體,對抗愈形激烈。就在香港「反送中」最高潮時,華府一家智庫在年度國家安全會議上已經出現這樣的結論:「美中分手(decoupling)正在發生中。」前總統歐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唐尼隆在會上說,美中兩國在技術和戰略領域的「分手」已經開始。
新聞分析這樣說:美國國安界已堅持美中分離,但川普總統仍主張繼續與中國接觸,以便從大陸獲得更多利益。
這就是為甚麼川普在狠狠打「關稅牌」同時,還口口聲聲對媒體說:「習主席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一個了不起的傢伙。」
川普是否能要到想要的利益呢? 月底G20就可見分曉。
但就G20開會前夕發生抗議「逃犯條例」大衝突,來評論政治領袖的議題設定能力,北京的習大大這一次顯然不如華府的川普。
無論北京有無背後指導「逃犯條例」的修正,在香港各界開始有異議時,鑒於過去已經有的經驗,就應要求林鄭特首暫時停止推動修法。在「六四」30周年剛過,美中關係又如此低潮的此刻,修法有這麼急迫嗎?
但川普從一開始漠不關心,到隨後表示要將香港「反送中」在G20與中美貿易掛勾,引起全世界注意此議題,川普幕僚的反應,比北京幕僚群靈敏多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