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島空氣不對流 潛藏致命危機

1317

編輯張睿杰/綜合報導

蓋好蓋滿,一直是台北市的樣子,但是卻擋住風進都市的入口,讓市區更炎熱,而多數縣市卻毫無警覺,完全不知道這樣的熱島效應對人其實是一大傷害。

都市叢林水泥建築塞滿滿,隨之而來的就是熱空氣不斷在市區流動。圖/unsplash

在這先來看看,國際大城面臨熱島效應的挑戰,德國弗萊堡位於德國黑森林南部,夏天有來自山谷的涼風,這是天然冷氣,當地的職業足球隊主球場原本要擴建觀眾席,因為新增的看台變高、會擋到這股天然冷氣,幾經評估後被迫中止,另外擇地蓋新球場。

成功大學建築系特聘教授林子平說,弗萊堡位於峽谷,就台北盆地易蓄熱,夏季高溫的熱島效應明顯,當地擔心增建的看台截斷黑森林的風廊,促成公民行動擋下增建工程。

鄰近的香港在2003年爆發SARS疫情,當時多數患者集中在淘大花園社區被檢出,港府檢討認為疫情擴散與建築物密集有關,因此將空氣流通評估(簡稱AVA)納入城市規畫與建築管理規範,改善香港的空氣品質與熱舒適度,也翻轉了城市樣貌。

香港人口密度是台北的2.6倍,建築物密集且爭相往高空竄升,夏季通風不良相當悶熱;香港天文台觀測九龍與新界溫差8℃,就都市熱島效應來說是很嚴重的。

香港建築密集,熱島效應比台灣更為嚴重。圖/unsplash

都市叢林高溫 致命大危機

過去8年間,台北市每年平均有近2個月的溫度超過35℃,台北夏季體感溫度若達31.5℃,溫度每上升1℃,死亡率便提高5.1%。

體感溫度若達30.7℃,溫度每上升1℃,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便增加3.5%。

體感溫度若達31.4℃,溫度每上升1℃,呼吸系統疾病死亡率便增加12.5%。

熱、好熱、非常熱!還不到5月,台北市已飆出攝氏35.9℃高溫,高掛的太陽把路上民眾晒昏了頭,腳下的柏油路也冒著熱氣,許多民眾邊擦汗邊問:「怎麼會這麼熱?」

高溫對人體危害大,一定要多補充水分,讓身體溫度隨著尿液代謝降溫。圖/unsplash

氣象專家彭啟明指出,台北市會這麼熱,除了熱島效應外,盆地效應、太平洋高壓籠罩、溫室效應等因素也有影響。他預測,未來20年內,台北市中午會經常有高達40℃的高溫。

除了受全球暖化影響,都市熱島效應(Urban Heat Island Effect)也是增溫的關鍵推手。汽車排廢、易吸熱的柏油路、不通風的密集街區等因素,以及無法散熱的盆地地形,導致成功大學建築學系特聘教授林子平研究團隊的調查發現,在台北車站與西門商圈周邊等台北市最熱的地區,夏季平均溫度與木柵、關渡等台北郊區的差距最多達4℃。

隨著高溫熱氣被困在都市建物中無法散去,不僅讓民眾感到厭世、高溫產生的生命意外也屢屢攀高,空汙的程度也跟高溫有關。對岸的香港政府更研究發現,2003年爆發嚴重的SARS疫情,疫情擴散也與都市建築物密集,導致空氣不流通有關。要如何減緩熱島效應,讓台灣島不「發燒」,已經刻不容緩。

高溫影響大 情緒容易出狀況

對於心血管、呼吸道等慢性病患,不只寒流來要小心,天氣太熱也會提高致死率。多數人認為好天氣會有好心情,但研究顯示熱也讓精神疾病發作率也會增加。

台大醫學院環境職業醫學科教授郭育良說,高溫除帶來中暑、熱衰竭等熱傷害,還會影響身心健康,尤其受到都市熱島效應的影響,都會區的脆弱族群如65歲以上老人、14歲以下兒少、慢性病患者或社經地位較低的民眾等,都要及早調適。

熱不但讓人心煩,更重要的是會影響人的心理狀況。圖/unsplash

事實上,熱不只帶來中暑、熱衰竭等健康衝擊,對健康的衝擊比想像的更全面。郭育良分析1994~2003年全台灣死因資料庫,發現最低死亡率的宜居溫度為26~27℃,當氣溫超過31℃,每增加1度整體死亡率提高5%。郭育良說,在心血管、呼吸系統疾病的死亡率上,當夏季的每日平均體感溫度達到30.7℃、31.4℃,每上升1℃死亡率就增加3.5%、12.5%;簡言之,當日均氣溫超過31℃時,高溫對健康的衝擊就很明顯,值得各單位重視。

郭育良說,憂鬱症與高溫也有關聯,他與國家衛生研究院合作探討台灣氣相因子與憂鬱症發生的關係,發現在台灣憂鬱症的最低發生風險之死亡風險溫度為20~23℃,年均溫在23℃以上的地區,每增加1℃,憂鬱症罹患率提高7%。他強調,高溫與憂鬱症相關的發現,顛覆了一般認為天氣陰冷容易心情低落的觀念。

研究發現波動的情緒也和天氣有關,不能輕忽氣候對人的影響。圖/unsplash

 

您可能還想看

5時間點喝水 沖走血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