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聯合國】野薑花

15

文/趙華
一隻隻純白的蟲從綠色苞片所構成的蛹中鑽出,展翅,蛻成蝴蝶,翩翩,月光穿透薄翼,灑落清純氣息,今晚,客廳裡只有我,和「暗室盈香」的排列組合。
花瓶裡,綠色火炬上,燃燒著的潔白火焰,稱作「野薑花」,和我們平常吃的薑,同樣屬於薑科植物;它的外型像是純白的蝴蝶,所以又被稱為蝴蝶薑,英文名字就是butterfly ginger或是white ginger lily,其屬名Hedychium是由希臘文的hedys(甜)和chios(雪)所組成,說明了它具有又白氣味又香甜的特徵。
野薑花原本來自印度、馬來西亞等熱帶亞洲,被引進世界各地溫暖的區域種植,並受到許多人的喜愛,甚至成了古巴的國花。古巴人把這姿態華麗的花,喚作「蝴蝶」,在一百多年前,古巴人民反抗西班牙的殖民統治,當時那些躲進山林、從事地下活動的女性運動家們會把祕密信件藏在野薑花花束裡,互相聯絡。野薑花的潔白代表著無邪的心,散發出的香氣代表眾人團結的力量,這些女性把它別在衣襟或頭髮上表示不屈服,野薑花就是不屈服的象徵物。
然而,野薑花對台灣人來說,並不是高貴意志的象徵,而是多麼親切又熟悉的存在,親切到大家都忘了它並不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原生植物呢。野薑花大約是在日治時期被引進台灣,一開始也許是為了觀賞,但它適應了台灣的氣候,歸化成了溼地植物的一份子。在夏季走進山林,跟隨著襲人的暗香前進,在淺山及溪畔,總能看見這樣的白色蝴蝶飛舞。
可是,人們觀賞它的美麗往往還嫌不夠,似乎得用盡野薑花身上的每一吋,才叫夠本。除了藥用和製作香精,「吃」肯定是最重要的部分,除了能把它的根狀莖當成薑的代用品,花的料理方式就更多了——炸野薑花、野薑花煎蛋、野薑花香腸、野薑花煮湯、泡野薑花茶。葉子的用途也不只一種,嫩芽可以炒來吃,新竹內灣飄香的野薑花粽,裡面加了野薑花根狀莖的粉末調味,再用野薑花葉包裹,蒸熟之後散發特殊香味,還讓野薑花粽登上了國宴呢!
但是,我難以理解,怎麼有人捨得把原本自信挺立的花用熱水泡成一杯透明的癱軟?或是在這些蝴蝶舒展翅膀之前就摘下,以熱油大火快炒成一盤所謂清香的野味?我不忍這麼做,光是把水邊的蝴蝶請到花瓶裡都覺得奢侈,所以夏日總是在溪畔一再流連,沉醉於那看似清涼的雪,嗅著那若有似無的甜。
不過,讀了書才知道,原來我們平常欣賞的野薑花兩側展開的「花瓣」,還有中間寬大、二裂的「唇瓣」並不是它真正的花瓣,而是由雄蕊變化而來,在瓣化的雄蕊背後,有三條透明而捲曲的細絲,那才是它真正的花瓣;原本的雄蕊轉變成大又華麗的假花瓣,真正具有繁殖能力的雄蕊只剩下一枚,並且跟雌蕊結合在一起,乍看之下,還以為野薑花沒有花蕊。在台灣,野薑花的花期很長,5至11月都能見到它,雖然花開得多,但是結果率卻不高,想看見橘黃的果實裂開,露出深紅色的種子可得碰碰運氣呢!

橘色果實+紅色種子 圖/趙華
橘色果實+紅色種子 圖/趙華
一隻隻純白的蟲從綠色苞片所構成的蛹中鑽出,展翅,蛻成蝴蝶,翩翩,月光穿透薄翼,灑落清純氣息,今晚,客廳裡只有我,和「暗室盈香」的排列組合。
圖/趙華
一隻隻純白的蟲從綠色苞片所構成的蛹中鑽出,展翅,蛻成蝴蝶,翩翩,月光穿透薄翼,灑落清純氣息,今晚,客廳裡只有我,和「暗室盈香」的排列組合。
圖/趙華
瓣化的雄蕊 圖/趙華
瓣化的雄蕊 圖/趙華
野薑花 圖/趙華
野薑花 圖/趙華
野薑花 圖/趙華
野薑花 圖/趙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