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禮觀音

20

文/澄月
通往學生宿舍二樓的後樓梯,算是緊急逃生梯,平日鮮少有人進出。多年前經過時,左望米白牆面,視線立即被一幅學生美術作品吸引。立體紙雕外框幾乎框不住層層躍動的淺藍波浪,湧動的風浪裡一隻海豚由左至右游著,上半身露出水面,下半身潛藏在風浪裡,海豚的小眼睛向著中央上方慈眉善目的觀音菩薩,兩者之間隱隱有些牽引連動。
這件作品稱不上精緻,但有一分樸質、拙美,看著心會安靜下來,猜想著這隻小海豚在跟觀音菩薩訴說什麼呢?手持楊柳枝的觀音菩薩又在密付小海豚什麼心法呢?尋思不著頓然想到,是哪位學生的創作?沒明顯的作者標籤,隱藏在右下方角落有YM的簽名。
原來是那位頗有個性的大男孩!八年級的他身高已有一七五,打籃球時矯健帥氣的他常穿梭在兩隊廝殺陣仗中,籃球場上規則簡單明瞭,偶有碰撞違規,但總是賞罰分明競爭公平。但現實人生對於他來說,卻從來沒有規則可循,也從來不是公平的。
當七年級時媽媽第一次來到學校要見他,他堅定的告訴師長不想見她。會客室中嫻靜等待的少婦,臉上滿是憂鬱娓娓道來──與孩子的爸爸個性不合離婚,孩子由爺爺奶奶帶大,但他們在孩子國小時因病相繼去世,爸爸不常在家,就委託伯父伯母照料。自己已有新的家庭和小孩,但內心最糾結放不下的是YM。
YM就讀七年級的班導師是莊老師,對她來說到山城小鎮教書不在人生規畫中,修行才是既定的藍圖,到佛學院學習體悟到修行不必侷限在寺院,原來生活中處處是修行的道場。來到山城任教,面對一群正值青春狂飆,以自我為中心看待世界的青少年,正是她修行考驗的開始。
YM在這群好動的男學生中算是有自制力,但在講究朋友義氣勝過班規校規的年紀,被哥兒們認同是更重要的。YM對莊老師的管教方式,從七年級的不服氣到八年級時的心服口服。不服氣的是老師要求怎麼這麼多,個頭不高的老師有辦法管好這群沒定性無厘頭的屁孩嗎?瞇瞇眼戴副厚重黑框眼鏡的莊老師教數學時超級認真,成績不好的學生,傍晚自由活動時間留班繼續加強輔導。學生犯錯時語氣堅定地斥責,個頭高過她一兩個頭的男學生也只能低頭認錯。
八年級時YM的媽媽陸續來學校數次,他仍是一次也不見,只有師長安慰傷心懊悔的媽媽。平常耍酷少言語的YM,師長關心他,有時靦腆不說話,有時表情憤世嫉俗,談話室只迴盪著師長的獨白──媽媽當時離開家庭、離開你,應該有她不得已的苦衷,她還是關心在乎你的,不然為何常來學校找你?爺爺奶奶生病去世,這不是你和家人能預料得到的,可貴的是他們用心陪伴你,度過溫馨美好的童年時光。伯父伯母多年來把你當自己孩子照顧,這也是你的福氣啊!
YM升九年級的那個暑假轉學了,同學捨不得他紛紛勸他留下來,不是說好要一起去畢業旅行嗎?師長詢問伯父伯母,說希望他留下來他們才放心,但YM執意要轉學,勸也勸不了。在眾人慰留的聲浪中,YM轉回家鄉的學校了。隔年學生畢業後,莊老師也瀟灑的回台北故鄉了。
還沒看到YM的這幅作品前,走在校園中偶而腦中浮現他的身影,常懸念他過得還好嗎?心中的困惑解開了嗎?直到看到這幅作品,才讓人放下這份擔心。YM對關心他師長的叨絮話語應該接收到了,只是不擅言語表達,不知如何說出感謝之情,只能藉著作品傳達他的心意。
小海豚在起伏的波濤中,天南地北奮力泅泳,前方縱有不可預知的強風巨浪,但牠總能掌握正確的方向,面向慈眉善目給牠正能量的觀音菩薩。
YM!失去的就讓它安然離去,把握現在擁有的也是種幸福。家人師長好友陪伴的善因緣,都讓我們不再無助孤單。YM!祝福你也能靜心陪伴自己,同伴傷心難過時也能陪他一程。我們就像在茫茫大海中偶有迷失,但仍前進不懈的小海豚,學習觀音菩薩以智慧慈悲關懷眾生,最終成為自己人生業海的導航,展望正確方位,調整偏失航向,讓未來的生命旅程不再迷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