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一期生命自然謝幕的歷程(一)

411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前言
去(二○一八)年十月上旬(十月四日至九日),國際佛光會二○一八年世界會員代表大會在佛光山舉辦。十月七日下午,來自全世界各地的佛光會啦啦隊,在福慧家園(原普門中學體育館)大禮堂表演,傍晚就在大操場舉辦園遊會,與會大眾在戶外餐敘同樂。
園遊會結束後,我就散步回大智殿男眾佛學院,走到放生池滴水坊旁邊的時候,心中突然起了個念頭,要到文教廣場裡面轉一下。一走進文教廣場,就遇到從洛杉磯回來的朱寶秦師姐,她看到我就說有一件事要跟我分享,我們就在閱覽區有桌椅的地方坐下來談話。寶秦師姐說她在西來寺聽過我好幾場演講,包括中文和英文的演講,對於我講的生死自在之道,包括臨終關懷、陪伴開導與往生助念……等等,印象非常深刻。
去(二○一八)年六月四日,她的同修Ronald H. Chausse在家中往生,高齡九十六歲,她謹記我在演講中所強調的臨終關懷內容,沒有將同修送到醫院急救,而是溫馨地陪伴照顧、念佛回向,最後同修很安詳地捨報往生。
然而,同修在往生前六日,因為咽喉肌肉已經不能運作,無法吞嚥,甚至於不能喝水,所以都不吃不喝,師姐非常擔心,認為這樣子完全不進飲食,身體怎麼受得了?本來師姐以為至少應該要為同修打點滴,但是來協助照顧的Hospice (安寧) 護士告訴她說:「不需要了,看他的情況,他已經和另外一個世界連上線了,所以不需要我們人間世界的食物了。」
那位護士還特地送給師姐一本有關臨終關懷的小冊子,裡面對於臨終病人身心變化的跡象、徵兆與症狀,有很清楚完整的描述,可以幫助那些照顧病人的家屬,知道如何因應臨終的現象與情境。其實臨終的人是不需要飲食的,他所需要的養分是另外一種靈性的能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所以不吃不喝是正常的現象,完全不用罣礙,師姐聽了美國護士的說明之後就放心了。
在最後那六天當中,師姐用佛法陪伴照顧同修,不可思議的是,同修身上的黑斑都去除了,而且臉上的皺紋也都沒有了,看上去非常的平靜,而且非常的高興,好像從禪定裡剛剛出來的該樣子,讓師姐不得不相信護士的話以及小冊子裡的資訊。
師姐說,她回到美國後,會將那本小冊子找出來送給我。今(二○一九)年農曆新年期間,寶秦師姐回到佛光山過年,在佛陀紀念館擔任英語導覽義工,我們在山上見面時,她將那本題名為“Gone From My Sight”的小冊子送給我。
這學期,我在南華大學的生死學研究所、宗教學研究所以及樂齡大學的課堂上,都談到臨終關懷,我就將小冊子裡所述的內容,和同學們分享及討論,大家都覺得內容非常寶貴,對於臨終關懷的理論理解與實務操作,有極大的助益,但是很可惜的,台灣的醫院裡面竟然缺乏這麼重要的資訊。
以下我就根據“Gone From My Sight”這本小冊子,再參考一些相關的文獻資料,加上我個人陪伴照顧父母親往生的親身經驗,並且融合佛教的觀點,以「一期生命自然謝幕的歷程」作為本系列文章的標題,將一個人一期生命謝幕之前,他的身(生理)、心(心理)、靈(靈性)變化的歷程,以客觀的立場與角度敘述,讓大家如實了解「自然死亡」的過程,以及如何陪伴、照顧臨終的親人,協助他們如願善終往生。
Gone From My Sight (從我的視野消逝) 簡介
這本小冊子的標題為“Gone From My Sight (從我的視野消逝)”,還有個副標題是“The Dying Experience (臨終的經驗)”,作者Barbara Karnes,是美國一位多年從事安寧照顧、臨終關懷與臨終教育而且獲獎的專業護理師,一共出版了五本臨終關懷的小冊子。“Gone From My Sight”原本是一首英文散文詩的題目,用來比喻「生命的延續」與「死亡的旅程」,這首詩的內容收錄在小冊子的文末,在此先不敘述,等到本系列文章要結束前,再和大家分享其內容。
有關「自然死」的基礎心理建設
我們每一個人在自然生命周期的最後,都會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謝幕而邁向死亡。在下文中所敘述的臨終過程,就像是一個指南或引導,有如一張指引路線的地圖。如同任何地圖一樣,會有許多條不同的道路都能抵達同一個目的地,也可以有很多種方式進入同一座城市。(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