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第一奏折 三習一弊疏

1390
圖為清代奏折,非三習一弊疏。圖/easytam.com.tw

文/海客
清朝乾隆皇帝剛剛登基,左都御史孫嘉淦便上了一道奏折,這道名為〈三習一弊疏〉的奏折,因其敢於直言而轟動一時,後人將其譽為「清代第一奏折」。
三習之一,「耳習於所聞,則喜諛而惡直」。孫嘉淦認為君主開始時不喜歡聽不同意見,後來,就會發展為不順耳的話也不愛聽,最後連奉承的話也必須是高水準的才聽得進去。
三習之二,「目習於所見,則喜柔而惡剛」。君主開始時只是排斥不禮貌的人,後來就會發展為厭惡對自己敬而遠之的人,最後連尊敬自己但是不太會辦事的人也厭煩了。這是第二習。
三習之三,「心習於所是,則喜從而惡違」。君主剛登基時都胸懷大志,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對自己的要求也開始鬆懈了,以至於自己無論是何種想法都覺得正確無比。這是第三習。
耳習、目習和心習,都是因為身居高位過久而生出的懈怠之心,這三個壞習慣一旦養成,就會形成一個弊端,那就是「喜小人而厭君子」,這是三習的必然結果。這篇奏折得到了乾隆的高度重視,在朝堂之上讓大臣共同學習,但是乾隆是否真正避免了「三習一弊」?恐怕大家心裡都有公認。
三習一弊,為我們提供了一種防微杜漸的重要思路,今日之為官為宰者,不可不防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