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共讀】《花地藏》陪伴孩子度過低潮期

123

文/蔡正雄
讀了第一遍《花地藏》的故事,馬上能掌握它的內涵,誠如書衣上所言:「這個故事……將為任何失落的、荒蕪的、鬱沉的漫長等候,帶來微光照路。」
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塊大石頭身上,它位在一座山的山頂,始終覺得「因為我站在這裡,這座山才會這麼高喔!」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場地震,把它震得滾進了河裡,被人們當成過河的石頭踩在腳下;又,當河上建起一座橋,人們改從橋上走過後,它遭到慢慢的遺忘!經過在河裡沉寂一段時間,有位老石匠發現它是塊瑰寶,於是開始雕琢它,再經歷一位年輕石匠接力,卻把它愈鑿愈小,竟然變成矮小的地藏,最後被棄之在路邊!若不是它的胸口破了一個大洞,再經沙土的填積,裡頭開出了一朵小花,否則它將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了!
窺見創傷性焦慮源頭
作者海狗房東無疑在提醒,成長是一段修煉的過程,難免有諸多的不順遂,進而造成情緒上的波動,因此生出無止境的焦慮。反過來說,也在叮嚀,不容許焦慮蔓延,更要去抽絲剝繭的梳理。
大石頭的焦慮,源自他自以為高高在上到後來被棄在路邊之間的落差。這一段落差是累積了許多創傷性事件而成,從原本自以為了不起的傲世群倫,到落難於河裡讓人們踩踏、被石匠們愈鑿愈小而棄置和任憑風吹雨打,甚至遭孩子踢的球擊倒……這一連串過程說得庸俗些,真的有「虎落平陽被犬欺」之慨!最終積累了他的心理或者情緒異常的身心性創傷經驗。
他的身上因而產生了創傷性焦慮,所指的是他個人經歷慘痛的身心經驗後引起的不安和焦慮,也顯而易見的可以讀出來,大石頭失落了、孤單了、鬱沉了!
回到孩子的生活上,我們發現他們的焦慮了嗎?從哪裡發現?怎麼發現?
自我暗示為自己照亮
怎麼出走「創傷性焦慮」呢?走出一個個創傷性事件,再以積極正向的意念去面對,焦慮自然能夠一個個化解於無形。
就以大石頭做為例子,他每每於挫折中、失落裡、不安時,經常用這一句來調理自己:「沒關係,我這麼強壯,這點痛不算什麼……」
這是一種積極正向的「自我暗示」,目的在於對自己進行暗示作用,好似不停的告訴自己:「苦難很快就會過去。」
從故事中不難察覺得到,大石頭對自己的每一回自我暗示,也許他當下正處在焦慮中,但是總能引他進入某一種寧靜、沉澱和冥想,把他帶往「苦難很快就會過去」的期盼,於是等到了老石匠發現了他:「真好的石頭!這裡面藏了不得了的佛像啊!」使得他對自己增強了信心。即使,年輕石匠把他鑿成矮小的地藏,卻對他說:「雖然不是了不起的大佛,還是請你在這裡保佑人們吧!」使得他放下早先的傲氣,肯定了他自己的地位和未來。就算在布滿烏雲的天空下,被一顆球打倒在地,胸口上破了一個大洞,「它緊閉著雙眼,什麼話都不再說」,展現出了一股悟性和內斂的勁道。
難怪,他能從一次次挫折中,再一次次恢復過來;在一次次「風吹著……」修煉的過程中,讓風帶著沙子和種子填滿他的胸口,最後在那裡開出了一朵花,因此感動了人們,也讓後來的小地藏們知道「沒關係,我這麼強壯,這點痛不算什麼……」可以「自我暗示」做為微光來照路,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好像也開出一朵小花。
回到孩子的生活上,我們發現他們的焦慮,知道怎麼以「自我暗示」做為微光去照亮了嗎?

繪圖/楊文正 圖/維京國際提供
繪圖/楊文正 圖/維京國際提供
讀了第一遍《花地藏》的故事,馬上能掌握它的內涵,誠如書衣上所言:「這個故事……將為任何失落的、荒蕪的、鬱沉的漫長等候,帶來微光照路。」圖/維京國際提供
讀了第一遍《花地藏》的故事,馬上能掌握它的內涵,誠如書衣上所言:「這個故事……將為任何失落的、荒蕪的、鬱沉的漫長等候,帶來微光照路。」圖/維京國際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