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補山

20

文/周萌
十多年前,祖父身子還很硬朗的時候,特別愛好製作樹樁盆景。故鄉多山,山上樹樁多如牛毛,但品相好的卻不多見。秋後閒暇時光,祖父常常一個人帶著鋤頭和尼龍繩去山間「淘樁」。我曾隨他去過一次。
那天運氣著實不錯,我們在一處小山坡上找到了一棵枸骨和一棵三角楓,它們相距不過兩米,都擁有極好的品相。祖父笑著跟我說:「今天真是沒有白來。」我們放下工具,在附近的灌木叢邊安下身來。祖父高興極了,他就地坐下,我則慵懶地躺在地上,大口呼吸山林裡新鮮的空氣。透過頭上的枝葉間隙,我看見白雲在藍布似的天空順風流動,那景致,那心境,時隔多年我依舊懷念不已。
不久,祖父便拿起鋤頭挖了起來。挖樁是個技術活,我只能看著,幫不上忙。祖父挖樁的聲音很小,像是不忍心驚醒樹樁的美夢。漸漸地,我也打起了盹。醒來時,祖父已將兩棵樹樁打包好了。我問祖父:「時間還早,我們再去找找吧。」祖父卻說:「回去吧,今天挖到兩棵,已經很好了,人要知足。」見我還是有點不解,他便問我:「你看,這山裡的風景怎麼樣?」「很美啊。」「是啊,很美,在我心裡,這山就是位美麗的母親,而那些好看的樹樁就是她身上穿戴的飾品。我們拿走一件,她就少了一件。你再看看腳下的樁坑,空洞洞的,我們是在給山增加創口啊。」祖父又意味深長地說:「所以,一年下來挖了多少棵樹樁,我心裡都會記個數,等到來年春天,我就栽下雙倍的樹苗,這也算是對山的一種彌補吧。」
多年過去,現在想來,祖父對山的彌補何嘗不是一種兒子對母親般深切的感恩?細細一品,果真是雋永悠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