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人間百年筆陣 台灣自由,還是香港自由?

23

執筆人:邱立本香港亞洲週刊總編輯
我的朋友小周從台灣採訪回來,約我在蘭桂坊喝啤酒。他點了台灣啤酒,我點了香港流行的生力啤酒,大家聊起了台灣政局的最新發展。
小周一口氣喝了半瓶台灣啤酒,說沒想到台灣的政治形勢,與香港的局勢出現微妙的互動,禍福相倚,不知道會有何結果。
我聽到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小周說,香港最近的反逃犯法案修例,在台灣成為綠營的「政治提款機」,趁機會妖魔化香港,不僅說香港的「一國兩制」破產,還說香港已經沒有自由與人權,反而是台灣最有自由,藍綠兩大陣營,都紛紛與「一國兩制」劃清界線。
我說,香港的逃犯法案修訂(反對派汙名化為「反送中」法案),本來是針對刑事罪。這源於一位香港青年在台灣殺了女友,卻在香港逍遙法外,台灣檢方想引渡到台灣,但台港兩地政府發現彼此沒有引渡條例,因此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就推動修法,卻引起了香港一些商界人物憂慮,擔心大陸地方當局可以對一些商業糾紛加上刑案的帽子。儘管後來港府在法例上加上了很多的條款與「但書」,但反對派藉此搞群眾運動,最後港府就全面停止修訂法律,但反對派還是不斷上街,最後還占領立法會,引起了民意反彈。
小周說,台灣的一些有識之士,其實都了解其中的微妙。但香港的街頭運動,被小英當局「撿到了槍」,趁這機會將香港汙名化,一般民眾不了解,就陷入這股白色恐怖中。
我說,你在台灣和香港兩邊跑,你覺得到底是台灣自由,還是香港自由?
小周說,其實嚴格來說,香港很多地方比台灣自由多了。舉例來說,香港的反對派,可以當面辱罵警察,說三字經,都沒有問題;因為香港沒有「辱警罪」。但在台灣,不僅罵警察不行,普通人罵對方「王八蛋」,都可能被提訴。
小周還繼續說,台灣的愛情沒有香港自由。
我聽了大吃一驚,怎麼會?台灣不是最多愛情電影與愛情小說,怎麼會沒有愛情自由?
小周說,台灣的愛情,如果牽涉有夫之婦或有婦之夫,都屬於刑事罪,管區警察可以會同報案的配偶,前往抓姦,罪證確實者起碼要罰款。但在香港,婚外情是屬於私領域的道德問題,公權力絕對不會介入。所以從行為後果來說,香港比台灣更自由。
我說,這都是道德規範的問題,但如果從人權的保障來說,是否台灣比香港強?
小周說,台灣小英政府和綠營,最近都在圍堵「紅媒」,對於支持兩岸統一,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媒體,都予以打壓,說有國安問題。也就是說,台灣政府政治氛圍,愈來愈變得只有主張台獨的自由,而沒有主張統一的自由。但在香港,香港人還有高喊推翻中共政府的自由。
我說,推翻中共的自由?
小周說,起碼是有主張推翻中共的言論自由。每年香港的法輪功,都會在彌敦道等香港主要幹道舉行盛大遊行,人數多達幾千人,沿途都有警察開道,浩浩蕩蕩。前面的標語牌,都寫著「天滅中共」、「公審江澤民」等口號。有這樣的場面,你還說香港沒有言論自由?
我說,但經過銅鑼灣書店事件之後,很多台灣人都說香港沒有言論自由?
小周說,這其實是天大的誤會,香港的媒體,從《蘋果日報》、《明報》、《信報》到《成報》,每天新聞的主旋律,都是嚴厲批評中共。而你在旺角、銅鑼灣街頭的書攤,都可以購買一大堆揭露中共祕辛、中南海派系鬥爭的書籍,自由售賣。只是買的人大多是中國大陸的遊客和南來的中共幹部;香港本地人大都沒興趣,因為大部分的內容都是瞎掰,沒有什麼公信力。
我說,照你這樣說,香港比台灣還要自由?
小周說,主要是香港是法治社會,言論自由受到法律保障,北京當局也許對法輪功和罵它的書報很不滿。但這就是一國兩制。
香港人也對此習以為常。但台灣社會在小英的綠色恐怖下,統派愈來愈被打壓,而香港的真相,也被大幅扭曲。
我說,反對派占領立法會,是否一個轉捩點?
小周把台灣啤酒一口氣喝乾,說這事件就好像台灣的太陽花運動,開始時學生被捧成是正義化身,但後來被暴露是牛鬼蛇神。今天的韓流,就是對太陽花打臉,要讓東西出得去,人進得來。台灣有韓流來正本清源,香港也肯定出現民意大逆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