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堅持 林懷民創作本土舞蹈

12

【人間社記者李雪麗台中報導】佛光山惠中寺二○一九年「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六月二十九日壓軸場次,由重量級人士、年底即將退休的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為聽眾上「人生行旅──關於無畏的二十九堂課」最後一堂,分享他學舞的緣起,與憑藉著一股傻氣所創辦的雲門舞集,走過悠悠四十六載,享譽國際再回饋鄉里,近半世紀的點點滴滴。
林懷民表示,在台中一中的初中部就讀時,為解升學壓力,他讀小說,也寫小說;其中一篇文章獲得《聯合報》刊登,在一張電影票一點八元的當時,十四歲的他拿著三十元的豐厚稿酬去報名舞蹈班,那正好是一個月習舞的學費。
為了持續學舞,林懷民努力寫小說,後來就讀衛道中學、政大新聞系,再到美國愛荷華大學。林懷民說,上個世紀六○年代的台灣還處於戒嚴時期,當時美國甘迺迪總統的一段話深深影響了他,「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
拜訪菩提迦耶 悟出佛教哲學
一九七三年,林懷民成立舞團,命名「雲門」的靈感,來自《呂氏春秋》中,黃帝時代最早出現的舞蹈名稱;那個年代,台灣受西方文化影響,激起林懷民的本土意識,他確立雲門的發展走向,也一心讓草根弱勢族群都能欣賞到現代舞蹈藝術。
一九七四年,雲門的第一場演出地點在台中的中興堂,也是他開始學舞的地方;而後到台北中山堂演出,兩場三千張門票搶購一空,受歡迎的程度是他始料未及。
《薪傳》是林懷民第一部以台灣歷史為題材的舞台創作,在他的故鄉嘉義首演,向開台先驅鄭芝龍致敬。接著,他又介紹雲門幾部舞作,包括搭配交響樂的《紅樓夢》敘述青春的消逝;《九歌》反諷政治獨裁;解嚴十年後的《家族合唱》,氣氛沉重哀傷,二二八受難家屬的旁白、最後一幕家屬放水燈,讓觀眾哭成一團。
林懷民提到,拜訪菩提迦耶,讓他悟出佛教是一門安頓身心的哲學,因而在一九九四年創作《流浪者之歌》,舞台上布滿三點五公噸稻米,舞者耙出一圈又一圈均勻穩定的同心圓,搭配喬治亞民謠悠揚的歌聲,顯現禪定、寧靜祥和的意象。
創作出台灣本土舞蹈,也是林懷民一直以來的堅持,他請熊衛老師教舞者太極導引,釋放出身體動作的能量,自此雲門進入另一個境界,呼吸吐納、打坐、蹲馬步成為團員的日常;一九九八年《水月》便能看出變化。
林懷民說,觀察寫書法就像拿筆在跳舞,創作《行草三部曲》,讓舞者展現永字八法,呈現身體律動、筆畫流轉互相呼應,合而為一。
今年二月十九日,英國《衛報》在全國版頭條刊出台灣雲門舞集,以《關於島嶼》打敗皇家芭蕾舞團、蘇格蘭芭蕾舞團、德勒斯都芭蕾舞團及北方芭蕾舞團,獲頒二○一八英國國家舞蹈獎的「最傑出舞團獎」。他深信台灣有很多的可能,「我,我,我,就可以成為我們,集合每個人小小的力量,就可以做出一些事情」。
雲門即將交棒給鄭宗龍,林懷民退休前的兩場戶外公演,二十日在南投縣立體育場、二十七日在國家兩廳院藝文廣場舉行,皆免費入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