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無極限

8

臺北市私立靜修女中 高二慈 朱芳蓁
閱讀 2018年11月16日《人間福報》第一版

我從小學畫畫,雖然知道創作的方式無限多種,但在才藝班教學方式和升學壓力下,我作畫的模式剩下拿著畫筆在紙上揮灑和運用陶土、紙黏土等創作。在國中畢業前有彩繪過牆壁,到高中才多了彩繪甲片,讀了這篇文章後,才知道在駱駝身上修剪出精美的圖案也是一種藝術的呈現方式。
一直認為在動物身上創作是像泰國彩繪大象那樣,用顏料塗抹在皮膚上,但這文章中卻是用小剪刀替駱駝剪毛,顏色只有駱駝的毛色和皮膚的顏色,雖然沒有像彩繪大象的繽紛多彩,不過精緻的圖案實在更令人驚豔。
很佩服這位日本藝術家橫田惠,以理髮師的身分到印度沙漠的城市參加當地一年一度的比卡內爾駱駝節,她在駱駝身上創作的作品還獲得展會的二等獎。日本人在異鄉,用印度當地特色創作,還得到優異的獎項,真是不容易。
能融入當地人的特色,挑戰從未使用過的創作方式,學以致用,從工作中得到樂趣和成就感,這一切令人羨慕。看了這則新聞,我想換換新的方式,挑戰一下自我,追求突破,讓生活更加多變有趣。
創作無極限,日常生活亦然。我常常會為自己沒做過的事考慮很多,有時一想完就退縮了,因為多慮、畏懼、陌生……讓自己活在最安全、最不容易受傷、最沒變化的狀態下。長輩一直教育我們外面很危險,把我們保護得太好了,讓我們住在最安全的溫室裡,以至於大部分年輕人像一朵脆弱的小花,禁不起風吹雨打,一踏出舒適圈就害怕,不像西方同年齡的孩子勇於嘗試,儘管他們也會怕。
我期許自己能突破框架,多多嘗試,克服心理和長輩設下的高牆,挑戰更多的不可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