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請政府處理社會的不定時炸彈

10

執筆人:林火旺台大哲學系兼任教授
7月3日晚間,年僅25歲的鐵路警察李承翰,在處理補票糾紛時,遇刺身亡,這件事震驚社會。
他為了避免傷及旅客、隻身對抗歹徒的英勇行徑,令人佩服;而他不到而立之年就撒手人寰,則令人惋惜。
發生這樣不幸的事,政府和社會各界開始思考如何亡羊補牢。蔡英文總統在記者會上表示:「要錢給錢、要人給人」;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出優先增加公共運輸的警力、減少單一警察執勤的情形;內政部長徐國勇則強調採購電擊槍、提升員警的裝備,「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這些作為無非希望這類的悲劇不要重演。
但是這些作為都是治標而不治本,想想看,在狹窄的車廂中,即使兩人一組、裝備精良,像鄭嫌這樣出其不意的突襲,應該也很容易得逞;如果歹徒是針對人身要害致命一擊,員警即使裝備先進、不是單人執勤,可能也毫無反制的機會。所以裝備、警力編制最多只能增加嚇阻作用,治本之道是:如何根絕類似鄭嫌這樣的不定時炸彈?
根據鄭姓兇嫌妻子的說法,鄭嫌罹患憂鬱症;2016年3月28日,4歲女童「小燈泡」遭王姓嫌犯的斷頭慘劇,嫌犯似乎也有精神病史。如果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有可能發生隨機殺人,政府的施政重點應該放在這些人身上,認真思考如何治療、追蹤、管理精神異常者,使他們不會成為下一個加害者。
事實上可能威脅無辜平民生命的,不是只有精神異常的人,找不到生命意義的人也可能是另一種不定時炸彈。2014年5月21日下午,21歲的東海大學學生鄭捷,在捷運板南線上持刀隨機殺人,造成4死24傷。
鄭捷向警方自白時說:「從小學時就想自殺,不過沒有勇氣,只好透過殺人被判死刑,才能結束我痛苦的這一生。」鄭捷家境不差,卻從小就不知道活著幹什麼,我們的社會還有多少這樣的人?
李承翰和鄭捷事件後,政府的表現令人憂心,因為官員想到的作法,全部都是短線,只求立竿見影、不思長治久安。想想看,如果捷運或眾人聚集的公共場所出現第二個鄭捷,現有的作為要如何避免悲劇的發生?以捷運或鐵路為例,不可能每一節車廂都安置警力,即使每一節車廂都有警察,「鄭捷們」也可以選擇離警察較遠端下手;對於一個處心積慮、蓄意殺人的兇嫌,再多的警力、再精良的裝備,也不可能阻止他們殺人。除非是警察國家,隨時可以對路人進行盤查或搜身,否則只有從矯正或預防「潛在的兇手」入手,才是治本之道。
美國社會早就產生一個新的行業:哲學諮商,因為現代社會的文明病,有些是生理問題,需要藥物治療;有些則是心理問題,幾千年來哲學家從體驗人生到思索人生,他們對面臨生命困境的人,尤其對生活遭逢重大挫折或打擊、以及感覺生命無聊或無意義的人,經驗證明,哲學成果可以提供不錯的療效。
願意接受治療的憂鬱症或躁鬱症者,醫療單位應該配合社工長期追蹤;至於生理上沒有毛病,心理上出問題,像鄭捷這樣的人,似乎只有哲學教育才可能發揮一些作用。可惜,我們社會對哲學的了解太過扭曲,也因為整個社會的普遍價值觀天天只想賺錢,對於那些社會異類、每天都活在精神折磨中的人,幾乎不聞不問,只有當他們冷血殺人,才舉世譁然。然而李承翰事件即使政府提出解方,但這些作為絕對無法阻止下一個「鄭捷」。
對於許多生命無意義感強烈、或者長期處於心靈痛苦狀態的人而言,只有心靈找到出路,才不會拿社會其他無辜者出氣。因此政府有責任認真思考:如何把每一個所謂的社會邊緣人拉回核心,讓他們感受到人情溫暖,這樣才能還全民一個安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