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微光】需要高關懷的人

7

文/滿佳
周五,C神情沮喪地來值勤,我表達關切,她嘆了口氣,無奈地說她好累。領有精障手冊的姐姐,最近變得懶散不聽勸,吃東西不節制又拒絕出門運動,明知有糖尿病卻偏嗜甜食,常趁她沒注意時偷吃。
父母過世後,單身的C獨力照顧姐姐已有二十多年。去年她跌斷了右手,目前仍在復健中,今年初姐姐又因腦瘤開刀,身心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情緒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因此萌生出送姐姐去安養院的念頭。可念頭一起,她又覺得自己太自私了,矛盾又充滿罪惡感。
我安慰C別想太多,再和姐姐好好溝通。畢竟,姐姐已屆古稀之齡又有病在身,如今行為驟變,不能不提防是否為失智或開刀的後遺症,最好帶去檢查一下。同時建議她,既然覺得累就要求援,善用社會資源申請喘息服務,讓自己歇口氣,千萬別兩個人一起沉淪下去。
C感謝我的提醒,直說和我聊聊後舒坦多了。
C的遭遇,讓我想起曾經教過的輕度智障學生。花了雙倍的精力帶他,獲得的回饋卻是流利三字經;但受委屈時,又會來辦公室向我哭訴討拍,不小心尿褲子時也會來找我幫忙,不知是否也算輔導成功?
學生的爸爸認為生出這種孩子很丟臉,把他丟給母親照顧,連智障手冊也是我奪命連環叩外加揚言登門拜訪,才勉為其難帶去醫院開立醫療證明。孩子有了手冊,總算能降低及格標準免於重修,順利畢業。至於他學到了什麼,我根本不敢奢求。
一次,在車站前等紅綠燈時,意外見到這個學生穿著工作服在賣飲料。離開學校將近20年了,依舊是那副長不大的模樣,站在攤位前東張西望的。他已學會怎麼做生意了嗎?爸爸是否有比較關心他呢?他還認得我這個導師嗎?要不要和他打聲招呼?才一遲疑,燈綠了,被人潮推著越過馬路繼續向前走去,只能願他一切安好。
這些看不到未來、需要高關懷的人,已然形成「一人障礙,全家障礙」,不可輕忽。主動關懷,協助拆解這些隱形的不定時炸彈,避免釀成傷害波及無辜,是你我都有的責任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