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90】興隆寺闡心學(中)

9

文/陳復
後來,當陽明死後,整個家族都蒙難,黃綰幾度在明世宗前面替陽明申冤,並將女兒嫁與陽明兒子王正億,藉此將女婿接回南京自己家中撫養與栽培,直到他能自立並獲得朝廷平反。
但,性情激烈的黃綰,晚年卻覺得自己的學問已經比陽明更卓越精深,挾持自己的威望嚴厲批評陽明,讓自己的女婿很難面對岳父與父親,不禁仰天長嘆。這是頗耐人尋味的後話,或許可從心理學獲得更合理的解釋,奧地利心理學家阿德勒(Alfred Adler,1870~1937)曾經提出「個體心理學」(individual psychology)的主張,他覺得人類的行為都是出於自卑感,藉由對自卑感的克服和超越,來藉此完成個體生命。
阿德勒的說法不見得全部都能說得通,然而,面對陽明,黃綰的動靜舉止,是否隱含著不可告人的自卑情緒在作祟(包括收容孤雛與攻擊親家)呢?請容我們暫且不表,諸位看官自己細細尋思,看你是否能洞悉黃綰的心路歷程。
不過,我閱讀《王陽明年譜》記載正德五年的對話,發現陽明跟黃綰與應良兩人討論聖人的學問,相當有意思。黃綰與應良不能理解成聖的奧祕,為何這麼長一段時間被隱沒?
應良懷疑會不會是因為聖學實在太難,陽明回答:「一般人都有喜歡容易而厭惡困難的傾向,其間自有私意習氣纏繞與遮蔽,人如果有智慧識破這點,自然就看不見困難了。」陽明並表示:「我們學習者如果想要做聖人,就必須廓清心體,使得生命不留絲毫障蔽,如此纔能開始看見真正的自性。」顯見陽明經過九死一生,最終因龍場大悟而徹底「悟道」,開始產生極大的信心來對人談論如何「成聖」。
此後,陽明的教育宗旨都無法脫離實踐,他總是誠懇篤實的跟人談論真相,如果不瞭解這點,光只是從領悟良知來著手,就有可能誤把「虛見當作真得」,人愈聰慧,悟性太高,反而愈不能明白陽明這些經歷千折百轉終於獲得的體會。
陽明因為反對劉瑾而被劉瑾特別安排流放龍場驛,已經成為知名的政治異議分子,現在不只被平反,更因鬼門關前「悟道」而聲震京師。李清照在〈夏日絕句〉曾寫道:「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現在陽明無法即刻死後當鬼雄,自然就生前成為曠古人傑了。
陽明在大興隆寺講心學的事情,更被黃綰這個高分貝的「人體擴音器」到處拿來宣傳,攪動整個北京中下級官員甚至在京師趕考的各省舉子,都齊聚大興隆寺聽陽明講學,藉此結識這位不只是「野外求生達人」,更是劃破天空正綻放光芒的北極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