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不可怕 親近山林認識自己

1

編輯張睿杰/綜合報導

從豐原到合歡山的松雪樓,搭公車大概4個多小時,山與都市,並不是遙不可及。可是大多數的台灣人,不太親近山野。誤解、畏懼、管制,都是原因。

台灣地形豐富,登山能貼近台灣地形感受真正的美,圖為合歡山北峰。圖/王騰毅

詹偉雄分析,一方面是戒嚴時代對山的管制,其次是台灣在製造業經濟體的年代,個人服膺集體的目標,不能做太冒險的事。

幸而時代演變,詹偉雄發現台灣已有一些力量在推著社會走向冒險的行動。

就像歐洲人本來畏懼阿爾卑斯山,視之為「魔幻的怪物」,但到18、19世紀時轉變對山的態度,人們開始走進山林,「不是山給了什麼物質的報酬,而是人進到山裡面,人跟自然的衝撞跟洗禮,讓人重新認識自己,學會改造自身的技術。」

合歡山北峰的箭竹草原,遼闊的視野令人心神嚮往。圖/王騰毅

尤其台灣的山很美很有特色。已在台灣山岳走了4、5年的詹偉雄說,台灣高山的絕對高度不高,但新生代地形表現出來的就是山高水深,在很短的距離內,就有非常戲劇性的高度落差;加上台灣地處亞熱帶,所以在山岳裡很容易經歷到三個氣候帶的不同動植物。

而政府逐漸全面開放山林,詹偉雄期待政府從長計議,考量「冒險」(包括登山、水域活動)這件事在長遠的國家發展中扮演什麼角色,「養成人民面對大自然的心智,有助於他們透過一個特殊的情感教育,變成非常抒情、敬天愛人的個人。」

台灣著名社會文化觀察家詹偉雄對攀登高山情有獨鍾,登頂後煮一壺咖啡與山友分享。圖/王騰毅

詹偉雄說:「如果沒做任何準備就去,那不是冒險,那是自殺,做好百分之兩百以上的準備,這才叫冒險。」所以他也在4月時,為張元植、呂忠翰兩位年輕人挑戰世界第二高峰、8611公尺的K2行動,做好百分之兩百的後勤準備,發動群眾募資,送他們暑假時安全挑戰難度之高被稱為「山中之山」的K2。

 

您可能還想看

追燈塔女孩 挑戰心臟極限

【星雲大師如是說】生命最後一哩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