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 脫離瀕危險境了嗎?

10

文/朱莉雅
台灣雲豹已於二○一三年證實在台灣完全消失,至於毛色雪白美麗、體型比雲豹大些、主要棲地為中亞山區的「雪豹」,則因為國際動保組織及時介入,和東喜馬拉雅山區的十二國牧民達成不獵殺雪豹即提供家畜損失補助的協議,幸而從「瀕危」物種調整為「易危」物種。
跑再快也難活
由於雪豹生活的野生環境,大部分沒有人類居住,雪豹警覺性特高也難以觀察,造成雪豹的瀕危分級一直不精確,但動保組織還是推估表示,雖然有人給雪豹「雪山之王」的封號,但事實上,雪豹跑再快,在全世界的數量也僅剩四○○○至六○○○隻左右。
加上雪豹美麗的外觀,讓牠成為獵人們最佳的獵物,且雪豹的棲地漸與牧民放牧牛羊的區域重疊,導致食物不足,雪豹只得劫掠牛羊或家禽度日,因而與高山上的牧民形成利益衝突,讓雪豹遭受大量的獵殺。
仍屬易危物種
一九七二年,鑑於美麗的雪豹族群危急,雪豹首度被世界保育聯盟(IUCN)列為瀕臨絕種動物,後與牧民達成不獵殺協議,經過四十五年努力,二○一七年,雪豹已從瀕危調整為易危。
在慈善組織「豹屬」(Panthera)中主持雪豹計畫的麥卡錫博士表示,野外成年雪豹若少於二五○○隻,且數量急速下降,雪豹的危險等級才會被列入瀕危標準。好消息是,這兩個狀況目前發生的可能性都很低,但這不代表雪豹「沒有絕種危機」,因為在雪豹的野生棲息地中,由於盜獵與破壞棲息地情況嚴重,雪豹的生存環境仍存有潛在的滅絕風險,因此對於雪豹保育仍應保持危機感。
氣候不利存活
此外,因為氣候變遷的關係,雪豹的棲地愈來愈小,連帶也使動植物減少,導致雪豹數量銳減。據二○一五年一份來自世界自然基金會(WWF) 的報告指出,生活在東喜馬拉雅山的美麗生物──雪豹因為氣候變遷的關係,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棲地即將不見,恐將造成雪豹瀕臨絕種。
據BBC、Newsy、《基督科學箴言報》報導,中亞山區因全球暖化,導致棲地縮小、獵物數量變少,加上人類不斷往山上開墾,原本「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祕雪豹,在過去二十年間,由於人類不斷進犯,已經造成雪豹數量下降了二成,雪豹野外數量可能只剩四○○○隻。
12 國聯手救豹
為了防止雪豹絕種,WWF建議雪豹棲地橫跨的中亞十二國,不妨向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看齊,因為這三個國家成功救回瀕臨絕種的老虎和犀牛,同樣的方法應該可以用在雪豹身上。國際雪豹基金會執行董事魯德福特說:「我們不用糾結在要救人類還是雪豹,救雪豹就等於救人類,人類和雪豹分享同個風景。」
為了拯救瀕臨絕種的雪豹,十二個國家包括阿富汗、不丹、蒙古和中國,最終同意放下政治紛爭攜手合作。其中的吉爾吉斯就積極推動雪豹保護合作,要大家一起參與全球雪豹和生態系保護計畫,而各國也一致集會於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簽署協議,決定共同合作救雪豹,為雪豹帶來一線生機。
募款購地阻棲地破碎
兩名全球性動保組織Avaaz的成員,最近發起了一項雪豹拯救計畫!
原因是雪豹在尼泊爾境內的最後棲息地,可能將被一條高速高路從中切穿,恐怕會給雪豹的生存一道重擊。因此兩名動保人士和當地的「社區及雨林信託基金會」(Rainforest Trust)合作,計畫集資買下雪豹的棲地,設立一座大型保護區,擋下高速公路興建,永久保護雪豹的生態廊道。
關鍵在於,這項募款行動必須和時間賽跑,在接下來幾周內籌到資金,才來得及買下土地,保護雪豹的家園。成員達數百萬人的Avaaz表示,凡民眾每捐出一塊錢,雨林信託基金會就會相對捐出一元,因此目前Avaaz正在呼籲全球會員集資,希望集結力量共同守護雪豹棲地。
Avaaz表示,這座脆弱的高山生態系,是尼泊爾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區域之一,擁有小貓熊、穿山甲、氂牛,以及數百種蝴蝶。簡而言之,募款行動不只將保護雪豹,還有更多生物都能因此免於受到道路開發及採礦而面臨威脅。
據了解,在過去幾年中,Avaaz成員們曾集資在印尼買下熱帶雨林保護紅毛猩猩、集資買下加拉巴哥群島上的一塊土地,也資助東非塞倫蓋提地區的馬賽人保育生態廊道。Avaaz也成功遊說促成數個大面積保護區的設立,在守護地球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不同戰場上都大有斬獲。
獨來獨往的雪中王
雪豹主棲地在中亞山區,少數在南亞山中,牠們通常出沒在海拔三○○○到四五○○公尺的高山上。雪豹生性喜歡獨來獨往,通常在黎明或黃昏時才出來覓食。強壯的雪豹可以捕獵比自己體型大三倍的獵物,食物缺乏時也會獵捕家畜。
雪豹毛皮上的斑點會隨季節而變化,冬天時會變得全身雪白,讓牠們可以在冰天雪地中隱藏自己;夏天時,雪豹的毛皮則會轉為黃灰色。雪豹和其他貓科動物最明顯不同之處,在於牠有一條又長又毛絨絨的尾巴,據說這是因為雪豹在雪地睡眠時,會用長長的尾巴摀住口鼻保暖,避免體溫逸失。
一直「來無影,去無蹤」的雪豹,直到一九七○年代,才被《國家地理雜誌》捕捉到在野外活動的倩影。WWF的報告中提到,雪豹是世界上最美和最神祕的大型貓科動物,「也是最難追縱和瀕臨絕種的大貓」。
一九七○年代時,美國CIA探員兼環境學家馬修森,曾花費數月在尼泊爾搜尋雪豹的蹤跡,結果一隻都沒看到。二○一四過世的馬修森曾出版一本名為《雪豹》的書,形容雪豹的美「是人類非常嚮往的東西」,馬修森甚至說如果他的命運是要被動物吃掉,他希望那隻動物是雪豹。

分享: